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儿童文学

《焦点访谈》 20150616 交通建设一体化

本站2019-06-0760人围观
简介 视频截图视频截图视频截图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 北京、天津、河北的地图,有人说它的形状很像一只牛头北京像牛的眼睛,天津像牛的嘴。 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

《焦点访谈》 20150616 交通建设一体化

视频截图视频截图视频截图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  北京、天津、河北的地图,有人说它的形状很像一只牛头北京像牛的眼睛,天津像牛的嘴。 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获得通过,北京、天津、河北,还真是迎来了昂首奋进、开拓创新的战略机遇。

规划纲要明确提出,要在某些重点领域率先取得突破,其中交通一体化列在了首位。   河北省三河市的燕郊镇,因为离北京近,这里有30万人在北京上班,现在这些人到北京上班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京通快速路,所以在这里堵车是家常便饭。

  那么有没有另外的通道呢从地图上可以看到,在京通快速路的北边,离居住区更近的地方有一条京秦高速路,但是地图上这条路在北京和河北交界的地方就断了。 这到底断在哪里了呢记者沿着京秦高速路望前走,发现路标上诸葛店村这个出口被打了叉。

诸葛店村是京秦高速路在河北境内的最后一个出口,京秦高速入京的路就是在这里断掉了。

  原来,在河北境内的这条京秦高速路最初不叫京秦高速,是2007年河北省自己立项修建的一条公路。

这条路长32公里,一头连北京,一头连天津,在2012年就完工了。

完工时分别在北京,天津交界处留下了连接线,但是能否和北京、天津接上,这要看北京和天津的需求。

  从这里到河北和北京的分界处潮白河只有公里,到北京的六环路只有7公里。 虽然只有这几公里的距离,但是那边是北京的地盘。 这条路到底什么时候能连接起来就要看北京的需求了。 幸运的是,2012年年底,这条路被纳入了京秦高速路的国家规划,这意味着和北京天津的对接不再是河北单方面的需求了。   京津冀协同发展从提出到审议经过了一年多的时间。

从2014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听取专题汇报,到现在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规划纲要,京津冀协同发展即将完成顶层设计,这个重大的国家战略已经越来越清晰明确。 这个战略的核心就是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调整经济结构和空间结构,走出一条内涵集约发展的新路子,探索出一种人口经济密集地区优化开发的模式,促进区域协调发展,形成新增长极。

而这个战略的实施要从交通一体化开始。

  李连成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运输研究室主任  让人员和资源能够自由流动,实现交通一体化,首先就要打破行政区划设置的篱笆,让这样的断头路实现对接。 现在河北已经分别和北京、天津分别签署了这样的对接协议。

  有媒体报道,在河北通往京津两地,像这样的断头路总里程有2300公里。

这当中包括了高速公路300公里、国道700公里和省道1400公里。 只有打破行政区划的篱笆,这些断头路才有希望实现对接。

  记者了解到,京津冀交通一体化规划现已制定完成,即将正式公布。 有专家测算,从今年至2020年的六年间,京津冀三地间的交通投资,预计将会达到万亿元左右。 规划纲要特别强调,要解决断头路和轨道交通的问题;打通断头路是第一步,要解决好这个问题,还需要进行大量的协调工作。

  在北京五环路和六环路上,经常能遇到很多大车从这里通过,有时还会造成交通拥堵。

这些大车很多都不是到北京的,只是途经北京而已。

但是由于现在的路网设计是以北京为中心的,所以这些大车没有别的路可走。

  从地图上能看到,现在的京津冀交通网络都是以北京为中心,是单中心的放射状布局,各城市之间缺乏高效的互联互通,就是从石家庄到天津都没有一条直达的高速公路,北京承担了大量的客货中转和过境运输。

不仅公路交通如此,铁路交通也是这样。

  而且,河北省省会石家庄与省内3个地级市之间也没有高效的交通运输通道,与天津之间的交通联系也需要绕经北京或其他城市。 由于北京过度承担了交通中转功能,一方面加重了首都的城市交通拥堵问题,另一方面也大大降低了京津冀区域的运输效率。

  要实现交通一体化,不仅要打破行政区划的篱笆,更要改变思路。 几年前京藏高速公路大堵车曾经引起广泛关注,那时从张家口到石家庄都没有直达的高速路可走,必须要走京藏高速到北京,再经过北京的五环路才能走上到石家庄的高速路。

现在,从张家口到石家庄就不用非走北京了。   从单中心到多中心,要改变的是路径设计,更是发展的理念。 交通一体化,除了公路外,还有铁路,港口,机场,还有运输服务。 在京津冀地区,有三个大的机场,四个港口,这些机场和港口分别隶属于不同的行政区划和公司经营。   据了解,北京首都机场和天津机场,石家庄机场的合作也在进行中。

而对于京津冀三地的消费者来说,更关心的是身边的事情。 比如,一卡通,什么时候在三个地方都能使用车上的ETC卡,什么时候在三个地方的收费站都畅行无阻  据了解,交通部正在主导推进此项工作,以河北为例,去年开始启动这项工作,下一步就是今年将组建省一级的区域交通一卡通形成平台,要在年内实现省会石家庄与廊坊、保定以及张家口这些城市的联网,同时也要完成与北京、天津进行联网的试验,争取尽快实现区域的公交一卡通。   等到那一天,拿着在石家庄办的卡,到了北京也能乘车了,这就说明京津冀在交通服务一体化方面有了新的进展。   但是,如果还是只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京津冀一体化就很难实现。

记者结束在三河的采访后,想避开京通快速路进京方向的拥堵,在地图上看到有一条这样的普通公路可以通往北京的东六环。

这条路很新,看来是刚通车不久,当记者正庆幸找到了一条新的可以上北京六环的路时,开到这里发现,路的前方布满了路障。   这个路障两边的路都可以行车,而且这个路障现在已经被人扒开了一个口子,小车完全可以通行,只是这样的通行多了些危险。

这边说是北京堵的,那边说是三河堵的。   这路到底是谁堵的呢记者还在调查。 但是要实现京津冀一体化协调发展,显然不是把路修通那么简单。   公路网络一体化、交通枢纽一体化,物流发展一体化,运输服务一体化,交通管理一体化要实现这全方位的京津冀交通一体化,需要把路连起来,更要把人连起来。 只有齐心协力,才能路畅桥通,京津冀这头改革牛才能走得更稳、走得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