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儿童文学

从下围棋看韩国人的人性本质

本站2019-07-09150人围观
简介 本人是围棋业余爱好者,虽然下棋的水平不高,但喜欢下,也经常在网上和韩国围棋爱好者对弈。 围棋起源于中国,后在日本比较盛行,韩国可以说是后起之秀。 韩国的专业棋手水平很高,现在中国围

从下围棋看韩国人的人性本质

本人是围棋业余爱好者,虽然下棋的水平不高,但喜欢下,也经常在网上和韩国围棋爱好者对弈。

围棋起源于中国,后在日本比较盛行,韩国可以说是后起之秀。 韩国的专业棋手水平很高,现在中国围棋的主要对手就是韩国人,日本已经落在了后面。 韩国民众中喜欢下围棋的人也是很多,在弈城围棋网上就有专门的韩国棋手房间。

他们也经常来中国棋手房间下棋,我时常也去韩国人的房间下棋。 俗话说:棋如其人。 棋品如人品。

和韩国人下棋久了,从下棋这个方面对韩国人的人性、人品也有了一些认识和体会(只是针对韩国的业余围棋爱好者而言),现总结如下(一家之言,不足为据)。

只为争得输赢,不为提高棋技。

和韩国人下棋很明显地感觉对方只为争得输赢,并不是为了切磋棋艺、提高技术。 下棋谁都喜欢赢,但中国人大部分是以棋会友,通过下棋交流感情,增进了解,加强友谊。 通过向对方学习,尤其是向比自己水平高的人下棋,以提高自己的水平。

而韩国人这一点完全和中国人不同,他们往往只是为了赢棋,对输赢看的很重。

比如:和同等段位的下棋,如果是中国人第一局输了,一般来讲,会接着再下。 中国有句古语好棋不在头三盘,因为同等段位的人,水平基本相当,自己先输一局,并不能说明自己的水平不如别人。

中国人一般会总结经验,查找原因,继续战斗,反应了中国人不甘失败,善于总结,不畏强手,善于学习的顽强精神。

而韩国人就不是这样,韩国人有个普遍的特点:如果第一盘他输了,而且是因为其棋力不支输的,这时候大部分韩国人就会立马走人,连声招呼都不打。 如果第一盘棋他赢了,他会接着和你下,而且兴趣很高,会主动发出邀请再下一局,有时还会在对话栏里给你发一条信息:你下得真好!让人感觉好象是洋洋得意地嘲笑对方。

这反映了韩国人和日本人一样,他们将下棋视同打仗,信奉的是弱肉强食的森林法则,见到比自己强的对手,就走开了,不去招惹;见到比自己弱的对手就战之,以达到满足自己欺负对方、蹂躏对方战胜者心理的快感。

大局观不强,一味死缠硬打。 一盘围棋一般要经历布局、中盘、收官三个阶段。 在和中国人对局中,这三个阶段的感觉都非常明显,而和韩国人下棋这三个阶段的感觉就不一样了,他们几乎没有布局阶段,韩国人往往是一上来就是战斗,纠缠着你死拼硬打,而且是寸土不让,一子不丢。

围棋的胜负是以最后看谁占的地盘多少而定的,下围棋不但需要小的技术和战术,更需要的是全局观念和战略眼光,不能太计较一时一地的得失。

中国会下围棋的人基本上都懂得这个道理。

而韩国人对这些似乎不懂或者不在意。 这是大部分韩国人和中国人对围棋认识上的很大不同。 正是这种对围棋的认识不同,经过和其他中国业余棋手交流一致认为:在弈城网里同等段位的围棋爱好者中,中国的棋手要比韩国的棋手水平高。 本人和同等段位的韩国棋手下也是赢多输少。

这使我想起曾有人提出的岛国人心理,这些人祖祖辈辈居住在一个小岛上,视野短浅、心胸狭窄,因其岛小,而没有战略回旋余地,生怕别人侵占自己,而变得争强好胜。 他们这一民族特征在下围棋上也表现得非常突出。 他们虽然见比自己水平高的就走人,但是他们在下棋中那种不服输一直战斗到底的精神还是值得我佩服的。

下棋中,如果感觉自己的大势已去,没有扳回的余地了,中国人一般会推盘认负,显示出中国人在下围棋上的洒脱和大度。 而韩国人却不是这样,尽管大势已去,输局已定了,但他们还会继续战斗下去,直到下完这盘棋为止。

这种不言败的精神,如果是在国与国的交战和真正的体育比赛中,还是值得我们好好学习的。 之所以有这种不同我认为这是我们和韩国人的围棋观不同决定的。

表面上彬彬有礼,实际上无理无耻。

和韩国人下棋时,对方一般上来会主动先打招呼认识你很高兴希望我们今天下一盘很愉快的棋等等。

这时仿佛让你看到一位西服革履的韩国人正向点头哈腰地打招呼。 这是韩国人和日本人一样表面上的东西,而一但下起来,就不是这样了。

你会感觉对方很无理且无耻。

中国人将下围棋当成一种娱乐,当成一种修心养性的艺术,过去我们古人将下围棋称为手谈,就是以棋会友,交流感情,增加友谊。

而和韩国人下棋完全没有这种感觉。 他们因为将下棋视作打仗,以单纯地争胜负为目地,因此,在下棋的过程中,一味地死缠硬打,哪里还有手谈的感觉。

完全是你死我活的战斗。

对方的无理棋很多,纠缠着你不放,虽然最后赢了棋,心理上也没有了赢棋的愉悦了。

更为无耻的是有的韩国人最后明明是自己输了,却耍起赖,要么不按结束键,要么将对方所有的目都给填满。

这种无耻之徒虽然不多,但也时常碰到。 这反映出韩国人的心胸狭窄的小人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