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儿童文学

我和你相遇的概率是0。0049

本站2019-07-0812人围观
简介 那时候还小,不知道这世上有爱情这回事,只以为他是一个很逗的男孩子,而我以后一定会遇到很多很逗的男孩子。 1 我一直都不相信电影里久别重逢的戏码。 要知道地球人口几

我和你相遇的概率是0。0049

  那时候还小,不知道这世上有爱情这回事,只以为他是一个很逗的男孩子,而我以后一定会遇到很多很逗的男孩子。

    1    我一直都不相信电影里久别重逢的戏码。

要知道地球人口几十亿,两个人相遇的概率是0。

0049。 弄丢了他,还想在多年以后再相见,这概率就是0。 0049的平方,跟中百万彩票似得。 所以每次遇到这种情节,我会冷哼一声,然后对着电脑屏幕说,呵呵,无聊。

    然而,当导师领着程畅走进实验室时,空气中有只无形的手,在啪啪抽我耳光。

六年时光将他的身形拉长,但五官还是幼时的模样,连太阳穴处的小黑痣都别无二致。 他显然也认出了我,惊讶得嘴巴微张。     他激动,我却像个小偷,垂下头不敢与之对视。 老师介绍说程畅是S大学来的交换生,然后手机铃声响起,匆匆出了门。

    我没想到,他会明目张胆走过来,摇着我的肩膀说,池静,你忘了吗,是我呀,咱俩小时候一起玩滑梯,你裤子屁股那里磨破了,我笑话了好久,但还是把外套系在你腰上和你一起回家。

    他竟然用少年糗事作为开场白。 我抬起头,看到周围偷笑的同学,怕程畅再口不择言,捣蒜般点头。 这时他才放下手,长出一口气。

    2    民间流传,大学里流的泪都是选专业时脑子进的水。 我深以为戒,仔细挑选每个心仪的专业。

可世事难料,五个专业都没要我,我被调剂进了化学系。 虽然并不是我的菜,但听说它还挺热门,我欢天喜地地跑来读了。 事实上我成绩不差也算顺利,除了做实验。     只要难度稍高的实验,我从来没成功过。

拿别人的成果给老师看,写作业就编造数据。 大家都习以为常,给我们组起了个外号,叫必胜克。     不上心是以为不重要,直到听别人说学分主要由做实验发论文得来时,我才如临大敌。 所以当程畅看到瓶里的标准颜色而露出笑容时,我悲哀地觉得,这种快乐我永远都无法体会。

    今天轮到我打扫,洗好拖布回实验室才发现,程畅在帮我扫地。

第一眼的狂喜渐渐淡去,他也紧张起来,只是默默清扫。 直到与我背对背相撞,他回头粲然一笑,面带关怀问我,刚才怎么不过来看步骤,脸色也很差,不舒服吗?    我低下头犹豫地说,这些,对你吸引力很大吗?我觉得,没意思。     他想了会儿才明白我在说什么,竟哈哈笑了,指着台子上几个颜色各异的液体说,你仔细看,像不像冰红茶,百事可乐,还有水晶葡萄?    然后贱兮兮地问我,你喜欢喝哪个?    我瞪他一眼,神经,会被毒死的。

    程畅做心领神会状,噢,都不喜欢,没关系啊,校门口有家海底捞,一会儿我请你啊。     你看,爱打奇怪的比喻,说话伶牙俐齿,和小时候一模一样。

时不时奇思妙想,大多以闯祸告终。 说不清是聪明还是顽皮。

    3    小升初时父母把我从乡下接回县城,住在郊区的老式教师公寓里。

本以为能享受母爱了,充斥生活的却是他们的吵闹声。

动静由小到大,频率只增不减,内容无外乎挣钱、狐狸精之类。

渐渐的门口出现很多人,劝架的看热闹的围成一团,只有我远远躲在角落里像个外星人。     第一次看见程畅,他抓着门框探进脑袋看,环视一周后定格在我身上。

他走进来,大大方方拉着我向外走,说要带我玩。

看到那片田园风光时我目瞪口呆,原来城里也有比乡下还茂盛的草。 他给我抓虫摘果子,让我摸蜗牛的触角,晶莹冰凉,它一下就把身体缩回去。

还有啊,程畅家在我楼上,他把用棉线穿起来的纸杯电话扔下来。 我放在耳边,却听到他扯着嗓子乱喊,我也不甘示弱地河东狮吼,到最后两个人哑着音傻笑。     好像永远都说不完。

现在想想,无非是些花花草草,幼稚游戏,有什么值得怀念一辈子呢。     迷茫着身无长处的我未来该怎样立足,重复着抱怨着无趣的生活以及昨天的迷茫。

再也没有一个男孩,带我去那片芳草茂盛的乐园。

    4    到了火锅店,找到位子后点了菜。 我去自助台端了一碗芝麻酱,十年来不变的蘸酱。

程畅一副嫌弃的表情,来来回回跑了三遍,在我面前整整齐齐摆了一排酱料,六碗。

无意间我说起,你还和小时候一样,没心没肺,活得不累。 整个下午都在规避的话题,就这样被我不经意挑起。 他嘀咕,你还好意思提小时候,一声不吭就走了。

我低下头,没回答。     在提及无数次离婚后,某个临近黄昏的下午,我爸狠狠摔碎了杯子说好!现在就离!搬家的速度比辦证还快,第二天我妈就收拾行李要带我去另外一个城市。 程畅一家在海南旅行,想到以后再也不会回来,我就觉得没什么必要特意告别。     那时候还小,不知道这世上有爱情这回事,只以为他是一个很逗的男孩子,而我以后一定会遇到很多很逗的男孩子。 我把自己当幸运大使了。

    我拿筷子搅动着碗里黏稠的酱,低声说,其实,我搬走两个月后,偷偷给你家打过电话,但是没人接。

我想大概是天意吧。

    他梗着脖子反驳,什么啊,天意就是让我们再相遇了啊!    说完这极其暧昧的一句,他红着脸埋下头抱碗夹菜,我们再也不吭声。 走在马路上,他说有点渴想去买饮料。

我在原地等他,摸摸自己的胸口,心跳得那样厉害。 他还是那个风趣少年,那你呢,池静?    程畅从身后冒出来,看到我这奇怪的动作嬉笑说,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像个男人?    我伸手打他,边打边嚷。

    哈哈,终于不是老气横秋的样子了。     我眨巴眨巴眼,停下动作。 程畅把饮料递过来,我下意识看了眼瓶盖,谢谢惠顾。

    他看穿我的心思,把盖子拿回去,抽出衣兜里随身的笔,就着微弱的灯光在盖口上写下皱巴巴的三个字,一等奖。

    我笑了一声,奖品是什么啊,不会是西北风吧?    他笑得特无耻说,奖品是一个很帅很帅的男朋友,我。     我呆呆地看着他,橙色柔光一如午后暖阳洒在他身上,好像回到幼时初次见面,他拉着我的手走出楼门,那天的阳光,就是这样。

    5    程畅尝试带我寻找化学的乐趣,我也十分配合。 但没想到他会唱着说液体里呀有一群叫分子的蓝精灵,它们活泼又聪明,它们调皮又灵敏,齐心协力开动脑筋打败了酸和碱……    它们不该叫分子,它们应该叫程畅。     不顾我黑成炭的脸色,他又兴冲冲用试剂做鸡尾酒,说要调成《爱情公寓》里的深海之蓝。

人家电视里是伏特加和薄荷粉,他用的是碘遇淀粉变蓝。

不仅如此,就算吃早餐都要把油条摆成苯环向我炫耀!    而我,每天都在以看他能玩出什么新花样作为乐趣,在实验室终于开始自主行走。

室友说我,每次去实验室就像猴子回了花果山。 曾经视如洪水猛兽的地方,成了我第二个乐园。     程畅说,我走了以后再也没带过别的女孩子去那里玩。 就算长大后交往过一个女生,也因为不开心而分手了。

    0。 0049平方的奇迹,是因为有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