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儿童文学

我是花吃”:当鲜花饼遇上互联网会发生什么

本站2019-06-10177人围观
简介 ,几位“多寂寞的人”在微信朋友圈进行了场的,不过,示爱的对象却是盒名叫“我是花吃”的鲜花饼。 这当然是场秀。 此举给位伙人的“我是花吃”鲜花饼霸(wu)气(li)内测平添了几分人气

我是花吃”:当鲜花饼遇上互联网会发生什么

,几位“多寂寞的人”在微信朋友圈进行了场的,不过,示爱的对象却是盒名叫“我是花吃”的鲜花饼。

这当然是场秀。

此举给位伙人的“我是花吃”鲜花饼霸(wu)气(li)内测平添了几分人气,也有人报名参加,并在内测阶段发挥了“吃货+毒舌”的品性,并附带。 在个的内,“我是花吃”获得了盒的销量,其中不乏回头客。 这样的模式打破了之前云南鲜花饼只囿于本土和旅游市场的格局,创始人之的李猛认为这是几位伙人的基因所致。 在此之前,李猛是云南本土白酒品牌“地道云南”的管理者之,还是贷贷网的联创始人和品牌总监,而另外几位伙人分别在品牌营销、营运、生产品控和烘培技术领域做出了些成绩。

这个看着就不差钱的后团队组来鲜花饼,在他们看来是场回归,但亦坦言“用心思把个简单的事情做到不简单才叫牛”。 他们锁定的标准在于“让消费者吃就有惊喜”。

供图混沌行业的新机会但创业没那么简单。

从开始确定要在传统行业进行创业,到最终聚焦在鲜花饼这个“细分又细分”的单品,李猛和他的伙人筹划了将近两。

在这期间,李猛和团队所做的事情就是研究产品关系、商业关系和市场关系,直到最终聚焦。

而这两,云南省的鲜花饼也逐渐火了。

但这位伙人仍认为,现在食品行业存在很多问题。 而在鲜花饼行业,虽然历经多发展,却依旧很乱,尤其在旅游市场。 “由于进入门槛低,且些生产企业获利空间大,目前云南省内生产鲜花饼的企业大大小小不下家,要是算上私人自己在淘宝、微信上开网店的,就不计其数了,但品质差距很大,良莠不齐。 ”云南省食品行业协会烘培委员会会长欧景和在接受采访时如是说。

对于个细分市场而言,几百家的生产容量已经很多。 “对于消费者而言,却缺少清晰的品牌辨识度。

在口感和包装上,各家也都大同小异。

这也是中国食品行业的常态。 ”在白酒行业深耕了几的李猛,对快消行业有着自己的观察和理解。 抱着“饼不惊人誓不休”的想法,个人的团队开始了他们的初创之旅。

唯不同的是,他们在各自的领域都有着多的实战经验。 除了李猛之外,主要负责营销的是来自奥美广告的成都负责人之,其多次获得艾美,服务过的企业包括国窖、蒙牛、竹叶青等多个国内知名品牌;他们还有新京报前资深图片编辑,在圈有定的资源;另外位来自云南本土的家饮用水企业,对快消行业有着多的经验;在生产环节,搭档是注册质量工程师,也是最高食品领域质控标准的审查员。 “看似跨行操盘项目,实际均涉及消费品开发的核心领域,各人都有比较清晰的侧重”,这样的团队,在产品的设计上有着严密的商业逻辑。

自从打算在传统的食品行业创业之后,他们就锁定了两点—“带有地方资源背景”、“具备品类和行业特征”。

“鲜花饼看上去是的个烘培行业,但经历了多发展之后,他已经具备了明显的地方烙印。 这些结起来,就会是产品很有力。

”李猛认为,云南是是食物资源相当丰富的省份,但大多数还停留在原料供应层面,真正能够做出来的成品品类很少。 他们更多地是将自己定位为产品品牌开发商,而不是个产品服务商。

他们的逻辑在于—尽管这是个很乱的市场,但经历了多的市场培育后,有定的消费者基础,并且大多数人都吃过,心中有自己的标准,而他们的目标在于“让吃货惊呼啊。

回归生产本质这背后的生产和推广也不简单。 选择了这个“混乱”的行业之后,“我是花吃”并没有遵循传统的市场思维。 他们并没有将云南市场,包括云南的旅游市场,列为重点市场。 甫开始,他们就计划将“我是花吃”的市场放在了更难打开局面的全国。

因此,他们将营销中心放在了成都,而昆明目前只是产品的生产中心。

“我们并不想再做个云南的土特产,而是面向全国的个产品。

云南最缺的是真正面对全国大市场的产品和人才,”李猛坦言。 目前设立在昆明呈贡的工厂已经成为了他们现在最大的笔投入,平方米的生产平台已经投入了多万。 按照般情况来说,在云南这样的投入基本在万以内。

“花心思来做工厂,是因为我们对自己产品品质的定位是要有私房和手工的品质,同时兼备工厂化的平台和管理系统”,李猛表示:“现在工厂标准基本是云南省最高的。

”他们在产品品质上的确花了不少心思。

为了提高外表酥皮的口感,他们花高价进口的面粉;而鲜花饼内部的馅料,亦采用纯正的新鲜食用玫瑰。 按照测算,每个鲜花饼,大约需要朵食用玫瑰最为馅料,而每个馅料都是用手工制作而成。

介绍的同时,李猛掰开市面上买的鲜花饼和“我是花吃”进行现场对比,在馅料和味道上后者的确更胜筹。

“真正的鲜花饼定要用新鲜的食用玫瑰,而不是腌制的玫瑰馅料,因为我们想做者,而并非跟随者。 ”“我是花吃”并不回避自己的野心,在其淘宝店上,也赫然写着,“要做传统行业的者。

”李猛介绍,整个项目真正的启动是在去,在建厂房的同时,他们开始进行配方和工艺研发,研发的过程持续了近。

当大多数企业选择将更多的资金和精力投入到市场上不同的是,李猛及其团队把中心放在产品的研发和生产上。

在他看来,这才是真正地回归到传统食品行业生产的本质。

自己建生产线,也是,因为“考察了云南的所有鲜花饼生产企业,却没有家能达到他们的生产标准。 ”“做原创的前期都会有个比较高的开发成本,我们有人都把房子抵押给银行了。 ”李猛说。

混乱中个性除了对产品质量的死磕之外,“我是花吃”的团队在产品的包装上也别出心裁。 “我们更希望我们的包装能传递出更多的信息”,在这样的之下,“我是花吃”的包装不同于传统的鲜花饼粉色的包装,而是选择了色更为多样的个几何形脸谱,是希望“每个人都能在这男的头像中找到自己的影子。

”李猛也笑称,“还好我们的设计在脸萌(款头像应用软件)之前出来,否则大家会认为我们抄袭。 ”除了这种接近感之外,在每个鲜花饼的包装上都有句话,比如“每早送鲜花的叫,送鲜花饼的才叫可爱”、“每天两块鲜花饼,块压住浮躁的情绪,块押注明天的惊喜”等等。 在李猛看来,这都是些很实用主义和很当下的表达方式,特别是“我要的完美,你花辈子也不会懂”,这句话主要是用来吐槽座。 这些由团队伙人起想出来的包装和心思,在定程度上传达了他们的,比如,花心思去做件事,花去等待美好。

这样的也来自于李猛和他们团队对生活的体验:后,经历了中国最繁复的代,经历了,经历了从有保障(工作包分配)到没保障,经历了从到打工。

“我们希望的是,用、后喜欢的表达方式,表达自己种人生观和中国最传统的生活方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