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儿童文学

朱碧波:论我国民族事务治理中的身份固化与边界跨越

本站2019-05-278人围观
简介 内容摘要:关键词:民族身份;民族边界;民族权利;公民身份;中华民族共同体作者简介: 【摘要】民族身份识别是我国民族事务治理的一个原点。 民族身份识别及民族加权极大地促进了各民族的包容性

朱碧波:论我国民族事务治理中的身份固化与边界跨越

内容摘要:关键词:民族身份;民族边界;民族权利;公民身份;中华民族共同体作者简介:  【摘要】民族身份识别是我国民族事务治理的一个原点。 民族身份识别及民族加权极大地促进了各民族的包容性发展,但也容易诱致民族身份固化和族际边界切割。

此外,民族身份信息的非规范采集和使用也激化着民族身份认同和刺激着民族边界凸显。 有鉴于此,当前民族事务治理必须强化各民族的公民身份认同和中华民族认同、规范民族身份信息采集、允许民族成员个体拥有多元民族类别的身份,强化民族身份的个人自抉、解绑民族身份与权利附加之间的关联。 在民族边界跨越的后时代,我国更加应该从区域分化、社会分化和少数人的角度,强化边疆区域、弱势群体和少数群体的权利保障,以达到不谈民族权利特殊化保障而实现民族权利特殊化保障之目的。

  【关键词】民族身份;民族边界;民族权利;公民身份;中华民族共同体  【作者简介】朱碧波(1981),男,法学博士,云南师范大学历史与行政学院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民族政治和边疆治理政治与社会。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青年基金项目“当代中国族际政治整合的理论与实践研究”(14CZZ010)  我国是一个民族二元结构十分突出的多民族国家。

为了实现民族平等的价值追求和各民族共同繁荣的政治理想,我国通过民族识别赋予各个公民以国家认定的民族身份,并以此作为少数民族倾斜性扶助和差异化授权的基本凭据。 不过,民族身份认定及其衍生的民族加权,虽然对于各民族包容性发展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但是,民族身份认定却始终蕴藏着民族身份固化和族际边界切割的风险,并潜在地掣肘着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纵深推进。

有鉴于此,本文将反思民族身份识别及其衍生政策的价值效应与潜在风险,尝试性地探讨民族边界跨越的可行路径和少数民族权利保障的方案优化,并以此就正于大方之家。

  一、民族身份的国家认证与族际边界切割  在我国各民族交往的历史中,由于地缘环境、族际规模、民族文化和发展能力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各民族的发展程度并不具有同步性,尤其是少数民族与汉族之间存在十分明显的发展鸿沟。 族际发展鸿沟的存在构成了族际结构性张力滋生的重要渊薮。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我国以马克思主义的民族平等观作为民族事务治理的价值基石,致力于推进各民族由“纸面上的平等”走向“事实上的平等”。

为了实现各民族“事实上的平等”,少数民族的赶超型发展和跨越式发展就成为国家必须予以直面的重大议题。

不过,由于民族文化本身的内敛性和民族地区社会发育的滞后性,仅仅凭借少数民族内生动力的激发或者国家对待各民族的一视同仁,并不足以实现各民族发展结果的均衡。

因而,为了实现各民族的均衡性发展,国家必须对少数民族实行特殊性扶助和差异化授权。

这又进一步要求国家对少数民族进行识别,以此确认何者有资格配享国家的特殊性扶助和差异化授权。 因此,自20世纪50年代开始,我国以各民族的民族特征和主观意愿为评判标准,开始了大规模的民族识别活动。

经过多年努力,截至1990年全国人口普查,我国正式确认了56个民族的身份类别。

  民族身份识别及其衍生的民族加权,对于民族事务治理绩效的优化当然有着十分积极的意义。

从法理剖析上讲,民族身份识别及民族加权,体现了党和国家“以人为本”的政治立场、“弱势关怀”的道德情怀,以及对民族平等的执著追求。

从实证分析来看,以民族身份识别为基础的民族加权对于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的发展起到了十分积极、正向的作用。 但无可否认的是,随着时代的发展,民族身份识别以及民族加权也产生了诸多的外溢效应。

这些日趋凸显的外溢效应不断解构民族身份识别及民族加权的价值合法性和实践效用性。

概而论之,这种外溢效应主要包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