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儿童文学

《自由如风,刹那芳华》——作者:璞玉君、少洋

本站2019-07-1287人围观
简介 与文艺、浪漫标签直接关联的四件事物,除了雪、月,便是风、花。 自由来去,行旅不羁,是风;零落成泥,年年常开,是花。 风与花,能令人思考时间与生命,刹那与永恒。 没有人知道风从

《自由如风,刹那芳华》——作者:璞玉君、少洋

与文艺、浪漫标签直接关联的四件事物,除了雪、月,便是风、花。

自由来去,行旅不羁,是风;零落成泥,年年常开,是花。

风与花,能令人思考时间与生命,刹那与永恒。 没有人知道风从何处来,要往何处去,什么时候刮起,什么时候停止。 和煦春日,她轻柔地拂过人们面颊,带来生机的喜悦;炎炎夏日,它走过蝉声聒噪的树林,用清凉缓解酷暑;肃杀秋日,它冷酷无情地卷过,带走残花枯叶,摧毁生气;寒冷冬日,它呼啸而来,如刀划在人的脸上。

解落三秋叶,能开二月花。

四时不同,风的情绪便也不同。

没有人不想像风来去自如,游遍千山万水,没有一堵墙,一座屋抵挡得住它的脚步。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在还没有冰冷机械的时代,古人梦想着能借助风的力量扶摇直上九万里,直抵苍穹。 风的存在,大概在上古时代便已经开始。

在关于盘古开天地的传说中提到,盘古死后,他口中呼出的气变成了风和云。 在此后无尽的岁月里,风一直在人间穿梭,无休无止,落拓不羁,直至时间走到尽头的那一刻。

与风相比,花的时间短暂的仿佛弹指一挥间。

昙花一现,刹那的绽放带来的确是摄人心魄的美。

花开不过一季,凋谢枯萎落入尘土,化作泥,等待来年再次绽放枝头。 佛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世人所追寻刹那间的美好与微笑,在花的身上得到了答案。 花的生命是短暂的,却又是永恒的。

虽无百日红,却年年来,倒衬托出人事的变迁。

也无怪乎多愁善感的诗人们要感慨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每年的桃花都开的那么好,那么艳,但不见了曾经在树下笑靥如花的那位伊人,再美艳的花都失了颜色。 花与美人,更是人们乐此不疲的话题。

南国有佳人,容华若桃李、宫女如花满春殿,只今惟有鹧鸪飞、当时我醉美人家,美人颜色娇如花……多少文人墨客用花与美人写下诗篇,用尽笔墨地描绘她们的鲜妍与美丽。

明艳如杨玉环,容颜能教花都羞愧,留下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的佳话。

人们怜惜美人,如同怜惜娇嫩的花朵,纵然心有猛虎,也可细嗅蔷薇。 然而美好的事物总是那么短暂,花不可见其落,月不可见其沉,美人不可见其夭。 花谢了还可再开,容颜老去却无法重来,令人不得不感慨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风之来去无踪,不生不灭,是永恒;花之刹那芳华,周而复始,也是永恒。

人之寿命短短数十载,于我们而言,得于刹那间窥见永恒,而珍惜当下,怜取眼前人,便也不枉来世间走一趟了。 是啊,自由如风,刹那芳华!我们微信平台:微文美刊/美刊之声/读者园地,欢迎投稿!点赞()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