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儿童文学

《他与星空烬繁华》小说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第3章我可以开除你

本站2019-07-08170人围观
简介 《他与星空烬繁华》小说章节目录精彩试读第3章我可以开除你完结小说《他与星空烬繁华》是檬檬2017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宛晴天聂风云,书中主要讲述了:清早,宛晴天一手勾着炒河粉

《他与星空烬繁华》小说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第3章我可以开除你

《他与星空烬繁华》小说章节目录精彩试读第3章我可以开除你完结小说《他与星空烬繁华》是檬檬2017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宛晴天聂风云,书中主要讲述了:清早,宛晴天一手勾着炒河粉一手握住豆浆,嘴中还叼着一次性筷子,腾出两根指头夹住钥匙抠啊抠,办公室的锁芯早该润滑一下了,费死劲儿也转不出来。

偏巧这时,挎包中的手机响起来。 Whenminute**ecom...推荐指数:《他与星空烬繁华》第3章我可以开除你免费试读清早,宛晴天一手勾着炒河粉一手握住豆浆,嘴中还叼着一次性筷子,腾出两根指头夹住钥匙抠啊抠,办公室的锁芯早该润滑一下了,费死劲儿也转不出来。 偏巧这时,挎包中的手机响起来。

Whenminute**ecomehours(当分钟成为小时)Whenday**ecomeyears(当日子变成年头)AndIdon’tknowwhereyouare(我不知道你身在何处)Colorseemssodullwithoutyou(离开了你,一切的颜色,都如此黯淡)Havewelostourminds(我们已失去了理智?)Whathavewedone(我们曾做过什么?)Butitalldoesn’tseemtomatteranymore(但一切似乎已不再重要。

)音乐手机就是不同凡响,清静的办公大楼霎时响彻旋律。 雾霾啊,直逼入宛晴天的心里,原因是她瞟到主任办公室的灯大亮着,可悲的是,她腾不出手去挂电话。

哆嗦,继续哆嗦。

门终于开了,捞出死缠烂打响个不停的手机提在耳边,“喂……我的好姐姐,你不是不知道现在是上班时间吧,你想让我丢饭碗喝西北风露宿街头啊。 ”宛晴天要跳脚了。

昨天刚得罪了流氓兔,她敢肯定他是个公报私仇的主。

“哦哈哈哈……”话筒另一方的笑声张狂得很,平日里的优雅贤淑荡然无存:“别人不敢担保,我迟飞飞可是知道的,你签的是死契,即便区大楼塌了,我还是能从国家人事网络里找回你的合同。

”宛晴天囧了,“你是唯恐不塌吧,反正你在家待产,说话不嫌腰疼。

”忿怨冲冲,哪有刚怀上就休假的,以前她不知道,经过昨天她明白了,若是她,准保一尸两命。

若换作她,估计备孕都得待在家中。 “哎呦,我怎么不腰疼,是笑疼的……”听筒中的得意劲儿一刻都止不住,“亏是听了你的建议,我那三只股可是涨停啊,财神面前不得不低头,我一定要让儿子认你当干妈。 ”熊市里跳楼的比比皆是,哪那么容易找到涨停的股,她还不得抱紧了这个大财神的腿,能抱多久赚多久。 宛晴天乐得讪讪的,艾玛:“这亲娘也太势利了。 ”嘴中吃着炒面,声音有点含糊:“老规矩,开盘十分钟等我信儿。 ”“好嘞。 ”对方美美的挂了。 宛晴天的电脑以神机速度开机,时间不早了,顾不得桌上吃了一半的早餐,她对着银幕上的开盘走势迅速演算起来。

太投入了,直把门外盯了她许久的身影当成雾霾。 “飞飞姐,三只股中午闭盘前全抛,押上最底下的两只股,我给你截屏过去。 ”电话未说完,一只大手砸在鼠标旁。 砰一声闷想!顾卓然俊俏的鼻子都要喷出雾来,方才忍无可忍,没有看清桌上的东西,粘了一手的炒粉。

“顾……大人”还好舌头打住,没说成流氓兔大人,“您怎么来了?”宛晴天可不会天真地以为他是来慰问下属的,手指飞快地点“显示桌面”毁尸灭迹。

心在颤抖,手在哆嗦。

“电话不通,你以为我想过来?”顾卓然的眸子黑云翻卷,声音一字一顿,分贝吊得老高:“宛晴天,一早就和迟飞飞通电话,那你是否清楚现在该做什么?”舒口气,宛晴天舌头缩紧了道:“十点全区上报新闻,到我这起码也得过五分,今早的邮箱我也看过了,无视察无活动无接待!”倒是理直气壮,看来是破罐子破摔了,顾卓然一副“小样,别以为我辞不了你”的神气,露出白牙:“我没记错的话,迟飞飞的工作你全全接手?”嗯!宛晴天点点头。

“那她没告诉你每天早上要去区收发室取文件?”见她眼珠子终于微闪了一下,顾卓然接着道:“你接工作一周了,我一封信都没收到,若是耽误了重要工作,我可以上报区人事开除你。 ”就差没用指头对着她鼻子了,顾卓然没有想到自己也有这么暴烈的一天,还是对着一个女人。 宛晴天撇撇嘴儿,你以为自己是区长啊,不就一周时间嘛,有重要的工作她这个搞信息的小员还能不知,莫不是什么银行水电通知没有收到,刻意过来找她茬的。 “是,我这就去。

”毕竟是自己失职,宛晴天应诺一声,悲悲切切地遁了。

看着她不服气的背影,顾卓然的火气怎么也压不下来,满手黏糊糊的炒面,就着她桌上的抽纸擦起来,眼睛无意间瞟过白纸上黑漆漆的数字,眉头顿时又拧了。

他这个boss怎么都不知道,信息员的工作需要用上数算?依稀记得电话里有谈到股票,顾卓然很不厚道地点开她电脑屏幕上的对话框,看到一张奇怪的截图,图上有各股的曲线走势。

反正都偷窥了,索性探究到底。 他利落地点开MSN,复制,黏贴,发送,随后拨出内线。 喂一声之后,对方惊乍的声音传来,“顾少,有什么指示?”一阵沉默,对方也知道是顾卓然生气的前兆,慌忙又正儿八经地改口道:“顾主任,有何事?”顾卓然这才开门见山地说道:“何瑞,最近是否还有炒股?”呃……对方顿了顿,终是说道:“以同事的身份回答是no,以同学的身份回答是yes。 ”“那好,帮我看看这是什么玩意,发你邮箱。

”“好的!”顾卓然挂了电话,火气消减了一分,他眼里向来容不得道德败坏的人,尤其是女人。 想起昨晚她承认有金主时那坦荡荡的眼神,深陷泥足竟还不自知,真是可气!可恨!*************区传达室在行政楼十八层,宛晴天到的时候,果真见到信息处的信箱满到爆棚了,有两封信堪堪挤在缝中,露出边儿。

对着登记薄打钩签字画押,她领了钥匙取出小山似的一摞信件往电梯口踱步。

咦,竟然还有一封写着宛晴天亲启,信角显示母校的鼎鼎大名。

宛晴天胳膊并用地夹住大摞信件,撕开信封,是母校九十周年华诞的邀请函,函底附有几天的日程,眼珠子扫到末了,突然一滞。 成功校友报告会!名单排首的是风云信息集团总裁聂风云。 宛晴天愣愣地看着聂风云三个字,仿佛看的不是名字而是其本人,带着慑人的大气压,还有令人惊骇的绛红色疤痕。

宛晴天感觉有什么梗在喉中喘不上气来,胳膊里夹着的信簌簌地掉落在地上。 她赶忙弯腰去捡,可是怎么也捡不住,拿了这个丢了那个。

“晴天,还没从舞会中回过神来啊。

”嬉笑的男声传来。

两人合力,很快收拾完地上的残局。

宛晴天敛起失色的神情,佯装怒道:“小李同志,我怎么不知道宴会的安排里有一项是要陪舞的,万一我不会,可不得大出洋相了。 ”不提舞会她都忘了,舞神二字可是把她往火坑里送啊。

自工作以来她从未如昨天那样抛头露脸过,活动一律不参加,朝九晚五每天对着北京时间上下班,与同事处得不咸不淡,她想不通他为何要这样坑她。

小李摸摸脑门,笑容有点儿莫名其妙,声音怪怪的:“我也不知道你会跳舞,还舞得那么好,你可不知道,周围好多人都看傻了,说舞神一点都不为过。

”极尽恭维之能事,可是宛晴天显然不吃这套。

“不知道你还瞎讲。

”她的脸是真绿了。

“是有人告诉我的,你猜猜是谁?”小李一副你打死都猜不出来的模样。

“猜”个屁!宛晴天怒了,好看的月牙眸子泛出水光:“快说,是谁……”“好好,我招。

”小李举手投降,用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声音道:“是聂,风,云。

”昨晚是他第一次见这般神一样的人物,之前也未有时间彩排,吃不准聂风云的喜好,在休息间鼓起勇气问他能否邀请在场的女士跳一支舞,聂风云竟然没想就答应了,最后说了一句:“你们处的宛晴天据说是舞神,能邀请到她跳舞是我的荣幸。 ”都指明到荣幸这份上了,他还不顺水推舟?似魔咒一般,听到聂风云三个字,宛晴天手一抖,刚捡起来的信件又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