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儿童文学

第628章 赵国灭次元大追逃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9176人围观
简介 一月之后,赵国破灭,版图完全并入到现在的韩国之内,中间再没发生过类似灭魏时那般,将领投降他国,他国无视韩国警告直接接收并反侵吞魏国领土城池的事情。 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因为将领都

第628章 赵国灭次元大追逃最新章节

一月之后,赵国破灭,版图完全并入到现在的韩国之内,中间再没发生过类似灭魏时那般,将领投降他国,他国无视韩国警告直接接收并反侵吞魏国领土城池的事情。

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因为将领都被杀绝了,通过墨鸦率领的锦衣卫百鸟组,通过蓑衣客并入的暗卫,通过高拟真型战斗机器人。 因此哪怕没有进行宣传,赵、燕两国的高层人士也都明白,投降逃跑是没有好结果的。

就更不要说带着城池了,那完全就是在给韩国准备进攻他国的理由,所以在极端害怕之下,燕王喜直接无视了燕王丹的出兵之议,没有派兵救援以及接收城池,反而旧话重提,再次让燕丹献出太子妃以保国家安全。 只是燕丹完全没有同意。 不说这种通过女人来换取国家安全的方式有多屈辱,单就是身为人夫,身为人父这一点,他就不可能让自己的女人去伺候敌国的君王。

他不要脸啊?更何况,从中了六魂恐咒,勉强逃回燕国的六指黑侠那里明白,韩国根本就没有要放过燕国的意思。

所以除非他傻了,才会把自己的老婆送入虎坑,去奢望本就没有可能的希望。 这又不是原著中的那时,燕国被灭,他需要忍辱负重的在暗地里行事。 哦,对了,这里稍微值得一提的是,这回的燕丹并未像原著那般,获得六指黑侠的传功,成为新一代的墨家巨子,而是依旧如同现在一样,只有燕太子的身份,继承巨子的则是另外一位命运线路被影响改变的人士——原著中此时应该还在狼荡天涯、居无定所的刺客荆柯!作为墨家当下最为有才能,且威望最重之人,六指黑侠没道理放着这么一个优秀的墨家种子不培养,而去选择燕丹这个王国贵族来继承墨家的道统。 真当他们墨家没人才吗?然后韩国军队便停了下来,一边努力消化接收灭赵所带来的战争红利,一边应付即将到来的暴雪寒冬,以免在像已往似的,出现军民被冻死的事情。

毕竟现在不同后世,各种保暖物资丰富,保暖手段惊人,基本还处在相对原始的社会。

再加上此时的天气烈度远非后世可比,如果真不去小心提防的话,不要说直接派兵出去打战了,能不能保证军卒完好无损都是两说。

所以与其抢时间去灭远非一个月能够灭掉的燕国,还是等来年开春春耕之后再发兵也不迟。 反正燕国就在那里,无论你是打还是不打,它都不会跑掉。

赵国的王公贵族还有原先的士大夫等被送入朝歌,搭乘火车,送往了韩国的首都——新郑。 ……“在有一会那个家伙就该到了,你不准备出去见见吗?”明珠夫人走到一副遗世孤立模样的雪女身旁,嘴角轻翘,带着些许戏谑的笑容道。

“好啊。

”雪女转过神来,容颜一解,如白莲盛开一般的轻笑道。 那副模样,即使是是明珠夫人见了也不由得晃了晃眼睛。

然后明珠夫人微微一笑,拿出韩王的手令,便带着雪女离开了王宫。 一番行动,两人所乘坐的改造马车出现在了因秦、魏以及马上到来的赵和未来必将也会到来的燕、齐、楚六国王公贵族及其家眷等不得不进行扩张的新郑新城郊外的火车站前,以特权进入火车站内,挑开车帘,看向了外边。 完全是泥石结构,只是造型更为雅致,有着极浓厚的华夏风格。 里面站满了守卫的韩军士兵,一个个面容严肃,手持利器,等待着此时已经远远看见踪影的火车驶入站台。

而后也就片刻,造型和后世通用型火车一模一样的列车就驶入了站台。 车头没有硝烟,也不存在电轨,一副完全特殊动力的模样,让第一次见到的人很是惊奇。

然后是车箱,一节一节的停靠在站台边,火车站的工作人员和韩军士兵上前,迎接着从赵国而来的赵国王公及贵族成员。 一个接一个,各个神色衰败,一副大病初愈的模样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四下观看,似是还不敢相信,自己的国家就那么被灭了,自己也成为了别国人士手中的阶下囚,是生是死全看别人的态度。 这其中就包括雪女等待的人——赵嘉。

满脸颓废,一身的刁然,完全没有了他往惜的神彩。

雪女神色复杂的看着随人群而动,被韩军押送的赵嘉,半天说不出话来。

“怎么?心疼了?”明珠夫人眼中满是谐谑之意,出言调笑道。

“只是感觉世事无常罢了。 都已是路人,我又怎么可能会为了那种家伙而影响到自己的心情。 ”雪女放下车帘,神色重新恢复到清冷无情的模样淡声说道。 同时也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中的力量影响,就在雪女要放下车帘的一瞬间,赵嘉的目光也好巧不巧的看到了马车,看到了马车上转瞬就消失的熟悉面容,不由得神色一呆,连行动都忘了。 “赶紧走。

”见状,一旁的韩国士兵上前,狠狠推了一把呆住的赵嘉不满道。 赵嘉回神,一边再次跟上队伍,一边不停的探头望向马车……只是马车此时已然远去,无论他如何努力,也再无可能见到马车中的人儿,又何况是确认对方的面容?只能满心期待加患得患失的跟随队伍慢慢移动。

慢慢离开火车,慢慢住进临时驿馆,等待韩王的召见。

这是正常的过程。 毕竟他们曾经是一国的王室与贵族,不管是出于安抚,还是出于礼貌,亦或者看在大家都是同宗同源——赵、魏、韩都出自晋国,是当时晋国最有权势的三家之一,且祖上都是黄帝子孙的份上,不好慢待了他们。

但赵嘉却是暂转反侧,怎么睡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今天下午在车站那里见到的那一幕。

“那是雪女吗?”“是雪女吧!”“她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还活着?”“她来这里是来看我的吗?”“她还记得我?”“那我有没可能通过她的关系,重新复起,脱离现在的处境?”“可以吧?应该可以吧?!”“毕竟雪女当初是那样的爱我……”然后第二天,傍晚,这些王公贵族受到了来自韩王方面的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