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儿童文学

忧伤,不该是青春的主旋律

本站2019-08-2156人围观
简介 我们是否都一样? 我并不愿意总是在寂寥的时候伫立窗前,望着远方的山峰重峦叠障,面对无数往事。 没有木兰的姹紫嫣红,没有丹桂的醉人芬芳,更没有桃李的娇艳妩媚,窗外漂浮的是寂寞的旋律,

忧伤,不该是青春的主旋律

  我们是否都一样?  我并不愿意总是在寂寥的时候伫立窗前,望着远方的山峰重峦叠障,面对无数往事。 没有木兰的姹紫嫣红,没有丹桂的醉人芬芳,更没有桃李的娇艳妩媚,窗外漂浮的是寂寞的旋律,忧伤地爬满心阶。

  静谧的夜,可以清晰的聆听得到熟睡的人们的呓语,祥和而聊赖。

月华如水,倾泻半床,靠着窗棂,怔怔对着白如霜雪的四壁,影子寂寞无依。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于是一个个寂静的夜里,喉间总是流淌过阵阵浓郁的醇香,试图以酩酊的恍惚来排遣干涸的心情,以不清醒的姿态去面对清醒的世界……这样沉寂的夜晚,让我觉得前所未有的孤孑,仿佛又回到了数年前,那个桀傲孤高、内心却寂寞如云的少年。   其实幸福谁都拥有?  何以,人生总是烦恼无数,幸福却是少之又少。

又为何,幸福总是围绕在别人身边,而烦恼却总是纠缠在自己的心间?我想,这应该是大多数人都有过的念想吧,我亦不例外。

直至有次,一朋友用艳羡的目光对我说:你真幸福呢,每天都可以回家,每天都能拥有家的庇护和温暖,每天都能与家人打照面而毋需饱尝思念之苦。

我不禁哑然失笑,对于长年奔波漂泊、颠沛流离的她而言,归巢栖息于一个安稳的家就是幸福。 而我其他的一切不尽意,统统被搁浅在她的盲区里,归咎至她所谓的自然而然。

  总忿忿然以为,世界欠我良多,每每在我最想得到的时候让我失之交臂;一次次在我攀爬将至顶峰的欣悦,瞬即更置成坠落谷底的沮丧。 风吹干思念凄楚的泪眼,雨打湿寂静孤单的心,总有挥不去的雾,总有抹不了的殇。

却不知,幸福其实一直存在于我们触手可及的空间里,却往往视而不见。   其实苦痛谁都经历?  所以,请不要总感叹自己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人,不要自怨自艾的愤慨幸运女神予以自己的吝啬,不要感时伤怀的将自己推向忧伤的沼泽里,处处如履薄冰、举步维艰。 也不要习惯性地去渲染自己历往的苦难,总自信地以为自己所承受的灾祸是无与伦比的,而别人的那些风浪跟本就不算得了什么。

如同北岛所云:人总是自以为经历的风暴是唯一的,且自诩为风暴,想把下一代也吹得东摇西晃。

而现实却是另一番光景:放眼望去,芸芸众生里遍地开满了挣扎不屈的生命之花,倔强的在狂风暴雨中绽放笑靥,而我们,也只是丛林花海中的一枝,然非独秀。

  其实,谁也没有权力代表大多数人,谁也不会是唯一的传奇,当我们还在为自己的一波三折而忧伤徘徊的时候,别人已经走过一段段迂回迤逦的历程了。

我们只有权利代表我们自己,也只能代表自己,所以谁都没有诗化自己苦痛的必要,不是么?那样只会将忧伤编织成一段又一段缠绕的布匹,一层层的把自己束缚其中而挣脱不得,最后沦剩为被忧伤禁锢的阶下囚而万劫不复。 别把生活太复杂化,也别把自己贬折得那么痛苦,要求不高,容易满足,追求不多,容易快乐。 很多事情看开一点,心情放轻松一些,日子便可充满阳光。   忧伤,还是你的主题曲么?  你还在悸恸地低唱我不想我不想不想长大么?你还在一片惶惑中以酒精为清晰剂,试图擦亮眼前的混沌么?你还在云雾缭绕里点燃一支又一支香烟,用以慰藉寂寥空旷的心田,还振振有词的调侃:哥抽的不是烟,是寂寞么?你还在……还在……?  醒醒吧,任凭你如何的不愿意,也滞留不下时光一如既往的脚步,它依然一点一滴地把你推至成长的风口浪尖。

醒醒吧,酒不醉人人自醉,隐藏于心底那份淡淡的愁苦反而更清晰、深刻地映现脑海,剪不断,理还乱。

醒醒吧,朦胧的烟雾只会噬食掉你更多的清醒,让你的世界仿若水月镜花,一触即散一场空。

  无故的忧伤就是逃避!宿命,是弱者的借口!忧伤,应适时适量的调和于我们生活的味剂里,才会多姿多彩。 所以,我戒掉了幼稚,戒掉了酒,戒掉了烟,戒掉了大多有关忧伤记忆的浮华。

如若某个夜静难眠的深更,再次置身于月华如练、天高云淡的景簇,我会轻轻的对自己说:这样的夜,真美!  人生难得糊涂?  有的人本来很幸福,看起来却很忧伤。 有的人本来该忧伤,看起来却很幸福。 为什么呢?圣贤说:难得糊涂!凡事太较真,就会觉得自己失去得很多。 而糊涂的人,计较得少,虽然活得简单粗陋,却因此觅得人生的乐趣。

所以,我们的忧伤其实都是自找的,不是它离不开我们,而是我们撇不下它。

  卞之琳如是说: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一个人总是习惯仰望和羡慕着别人的幸福,殊不知一回头,却发现自己也正被别人仰望和羡慕着!  青春?忧伤?幸福?  青春,是一张人人只有一份的旅行票,错过了,便永远没有找回来的可能。

所以,我们的青春应该是生机盎然的田园,是清泉淙淙的溪流,是清旷舒雅的蓝天,而不应总是寂寞萧索的背影和疏淡错落的眼泪。

  忧伤,就好似一杯清水中投入的一粒墨脂,我们都想将其振荡出杯外,还以清水的澄澈。

于是我们晃啊晃,杯中的水却愈加浑浊了。

忧伤的人,心房也总是寂凉的。 吸入氤氲的空气,流经冰冷的心室便凝结成水雾,长年累月,积少成多,万涓成水,便汇聚为一条条湍流,冲垮我们的心脉。

  幸福,就像是奈何桥上的一碗孟婆汤,是冷,是暖,是咸,是淡,饮者自知。

  青春,应该是幸福的,我们也原本可以幸福。

让生活失去色彩的,不是伤痕,而是内心世界的恓惶。

让脸上失去笑容的,不是磨难,而是禁闭心灵的缄默。 所以我说,忧伤不应是青春的主旋律!  让我们都扬起嘴角,迈开步伐,踏碎散逸的阳光,撕裂习习的凉风,傲岸于崇山峻岭之上振声高呼:幸福,YesI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