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儿童文学

第256章传承被盗《符武通灵》极速阅读.By.寸舌著

本站2019-08-2978人围观
简介 当初溪水镇遭遇浩劫,正是墨坤力排众议,坚持要去华家救人。 虽然最终华家也没剩下几个人,其中甚至还包括了一个丹田被废的华正轩华少,但好歹华家也算是躲过了灭族的危险。 重建溪水镇后,因

第256章传承被盗《符武通灵》极速阅读.By.寸舌著

当初溪水镇遭遇浩劫,正是墨坤力排众议,坚持要去华家救人。 虽然最终华家也没剩下几个人,其中甚至还包括了一个丹田被废的华正轩华少,但好歹华家也算是躲过了灭族的危险。

重建溪水镇后,因为墨非是唯一能跟神秘的木子大师说得上话的人,墨家水涨船高,在新的溪水镇,不论是地位,还是实力,都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同样是小镇第一大族,现如今的墨家显然比以前强出了太多,而罗家等三大族再也无法对墨家构成任何威胁。 以墨家当前的实力,自然不在乎一个华家。

当初出手救华家,也是顾念两家的情分,并没有想过其他。

却没想,华家不感恩戴德也就罢了,居然还反过头来,重重咬了墨家一口,把墨家祖传的木剑给偷走了。

大长老墨翟阴沉着脸,看都没看儿子墨坤一眼,而是闭目沉思。

当初救华家,是墨坤的主意。 如今出了事,华家连夜跑了个干净,墨坤自然得负全责。 但事有轻重,墨坤将要承受怎样的惩罚,得看这件事究竟会对墨家造成多大的影响。 所以,一切归根到底还得看这把祖传木剑的价值。

苏老等几位族老都没有开口,而是看了一眼大长老墨翟,墨坤毕竟是大长老之子,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 就在墨坤心中忐忑,脸色越来越苍白的时候,大长老墨翟终于睁开了眼睛。

“家主,华家不可能无缘无故盗走一把只有象征意义的祖传木剑。 虽说有些事情只有家主才有资格知晓,但如今祖传木剑遗失,事关重大,希望家主坦白告知。 ”苏老等族老们脸色微变,再次看向大长老墨翟和墨坤这对父子的眼神,隐隐带着几分怀疑。

墨家上下无人不知,大长老墨翟一直都想取代老爷子墨渊,成为溪水镇墨家这一脉的主人。

当年老爷子墨渊被歹人劫走,生死不明,只有家主墨盛父子的时候,大长老墨翟就曾接连出手,十分强势。 最后要不是出现意外,墨非突然更加强势的反击,逼得大长老墨翟不得不罢手认输,墨盛这家主的位置,怕是早在几年前就是大长老这一脉的囊中之物了。

这次祖传木剑被盗,凶手还是跟大长老一脉关系极近的姻亲华家,再加上大长老墨翟突然开口逼问祖传木剑的秘密,前后连起来看,怎么都很像是大长老墨翟在自导自演。 说不定华家的人根本就没走,还在小镇附近,而祖传木剑也已经落入了大长老墨翟的手中。 大长老墨翟公然询问祖传木剑的秘密,与其说是判断这件事的严重性,还不如说是拿到手的祖传木剑威胁家主墨盛。 反正祖传木剑已经落到别人手上了,如果真有秘密,家主墨盛非说不可,不然,等到别人拿走了秘密,墨家势必更加被动。

然而,面对家主墨盛,还有几位族老凝重的目光,大长老墨翟表情不变,神色无比的坦然。 家主墨盛深吸了口气,收回了目光。

“不管祖传木剑流落何方,既然大长老这么想知道它的秘密,我说出来也无妨。

”“天下墨家皆出自同族,祖传木剑就是凭证。 如果我墨家一直偏安于一隅,永远都不离开溪水镇,这把祖传木剑的真正意义就不大。

”“可一旦出了溪水镇,跟其他地方的墨家会面,有了这把祖传木剑,意义就截然不同了。 ”瞥了一眼脸色微微有些沉重的大长老墨翟,家主墨盛突然吐出了口气:“当然,除了特殊意义,这把祖传木剑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秘密。

墨家传承悠久,我溪水镇墨家虽然只是很不起眼的一脉分支,但墨家最为关键的木工机关技术也传承下来了一部分,其中最主要的那些,就藏在祖传木剑里面。

”苏老等人纷纷皱眉,疑惑着对视了一眼。 “仅仅是木工机关技术,即使泄露了出去,应该也没什么要紧的吧?”万古大6,各行各业虽然展都不错,但不可否认,实力始终都是最重要的。

相比武学传承,这些木工机关技术的传承,似乎就可有可无了。 大长老墨翟明显松了口气,既然祖传木剑里的东西无关紧要,那么,导致祖传木剑遗失的墨坤,罪责自然也就轻了许多。

但家主墨盛紧接着的一番话,却让大家的一颗心纷纷提了起来。

“如果只是普通的木工机关技术,自然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我墨家传承下来的关键部分,却非比寻常。 ”家主墨盛暗暗叹了口气:“凭着这些技术,只要能凑齐材料,就能制造出堪比地阶、天阶,甚至是不输于灵境强者的木工傀儡。

”大长老眼睛陡然瞪得老大,木工傀儡,还是相当于灵境强者的木工傀儡?这岂不是说,只要材料够多,凭着这些技术,他们甚至能制造出一批相当于灵境强者的傀儡军团?在万古大6,如果手上能掌握一支数量不少,实力堪比灵境强者的傀儡军团,这意义显然非同一般。 苏老等几位族老连呼吸都有些急促了,这么重要的传承,墨家掌握了那么多年,他们居然还一无所知,要不是祖传木剑突然被盗,他们至今都还被蒙在鼓里呢。 迎上苏老等几位族老,还有大长老墨翟质问的目光,家主墨盛只能无奈解释:“历代家主都有口传祖训,墨家传承,武学方面可尽数传给后世子孙,但木工机关技术,非到逼不得已,所有墨姓子孙皆不可妄动。

”“据说,非儿几年前曾在双鱼城收到过金针传讯示警,那支金针,我看过,其制作技术应该就是出自墨家的木工机关传承。 所以,我想,双鱼城墨家,怕是早就已经开始了木工机关方面的研究。

”苏老等人沉默了,祖训不让后世子孙妄动木工机关这部分的传承,老爷子墨渊,还有当代家主墨盛,选择尊重祖训,没人能说他们做错了。 但毫无疑问,并不是所有墨家都遵从祖训行事,双鱼城墨家就是其中一个。 而他们溪水镇墨家,祖传木剑被盗,现在就是想违背祖训,开始木工机关技术的研究,却也已经晚了。

得知祖传木剑中隐藏着这么重要的东西,墨坤脸上更是充满了悔意。

不管这些木工机关传承能不能拿出来使用,那毕竟是溪水镇墨家的底蕴之一,一旦遇上危险,说不定就能派上用场。

可现在,就因为他错信了华家,导致祖传木剑被盗,这么重要的传承竟落到了别人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