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儿童文学

第一一八章 以逸待劳 三

本站2019-06-1331人围观
简介 桑田的车队到达临淄之后,先是拉了一小部分丝绸,掩人耳目。 然后,陆晓辉又指挥人将一筐筐的咸鱼送过来藏在了车厢底层。 再在上面铺上丝绸。 这一路上还算顺利,没有遇到什么

第一一八章 以逸待劳 三

  桑田的车队到达临淄之后,先是拉了一小部分丝绸,掩人耳目。

然后,陆晓辉又指挥人将一筐筐的咸鱼送过来藏在了车厢底层。

再在上面铺上丝绸。

  这一路上还算顺利,没有遇到什么设卡核查的,就是在汾河过桥时有一道卡子。 不过,那关卡上的人,桑家都很熟悉的了,一年要过好几趟的,平时也有打点过。   桑田给守关的人看了一下传,塞了一吊钱,就大摇大摆的放了他们过去了。   车队一到太原郡境内,陆晓辉约定好的喽罗们便按照预定的交货地点交钱取货。

就是一路同行的车夫们也只知道他们是在贩卖咸鱼之事,不知道倒卖私盐之事。   这一趟下来,桑田就轻轻松松赚了一百多万钱到手,心里也是乐开了花。

回到店里,也不告知此事,就把它当作是外快,存进了自己的私人金库里去了,供自己在外的吃喝玩乐。

与陆晓辉也走得越发近了,一同喝酒逛闾楼不提。   一个多月后,咸鱼都已卖完了,尝到了甜头的陆晓辉又来找桑田商定第二次出动。

桑田一口就答应了。

  看到桑田又准备出门,桑乐道感到有些奇怪,问道:“你上次去齐地才多久啊?怎么现在又要去了呢?”  桑田答道:“上次我怕货进多了,卖不掉,而且都是赔本在卖,所以没进多少。 不过,我们的定金已经交过的了,不运回来也是个麻烦,运回来多多少少还能变卖点钱出来。 ”  桑道乐没提防桑田在瞒着自己干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想想儿子说的也没有毛病,就没有多问了,任由他出去了。 只是吩咐了一下,“你媳妇快要生了,你要早点回来哦。

”  桑田应了一声知道了,便出去了。

  徐县令把魏相叫到了房间,“魏相,刚才主薄过来说道,我们县从上个月起,这个盐的销量是直线下降了。

这个月依然没有起色,很不正常,可能是有贩卖私盐的,要不你带几个人去查一查,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魏相道:“唯。

”  然后叫了二个门下贼曹穿了便服,私下里访问去了。   他们来到一家农户家里面,敲开了门,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你们干什么呢?”  魏相故作神秘的答道:“大叔,我们是卖盐的,你要不要买一点?”  那个大叔答道,“卖盐的,你们盐什么价?”  魏相答道:“官盐是一百二十钱一斤,我可以一百一十钱一斤卖给你们。 ”  那大叔笑道:“那张麻子的才八十钱一斤,你一百一十钱一斤卖给我,当我是傻瓜呀!”  魏相一听,大喜,道:“怎么可能呢?他能80钱一斤卖给你们?这个价格,我拿都拿不到。 大叔你能告诉我他住哪里吗?我去找他拿点货。 ”  那大叔道:“那个张麻子很好找的,你到桃花渡口的市场去问,说不定就能找到他,他脸上长了很多麻子,个子跟我差不多高的,一看就认得出来的。 ”  魏相如获至宝,道:“谢谢你了,大叔。 ”  魏相赶紧回到县衙,向徐县令禀报:“大人,我今天已经调查清楚了,果然有人在贩卖私盐,在我们县的那个人叫张麻子,家住在桃花渡口一带。 ”  徐县令道:“好,你马上多带些人手过去,一定要把张麻子抓住。

他应该还有上线的,可以顺藤摸瓜,把他们所有的人都给我揪出来。 ”  魏相道:“唯。 ”随即带了一干门下贼曹直奔桃花渡口的市场一带布控。 先是派出了一个人打听,说是张麻子不在家。 魏相只好带着人守株待兔。

  一直等到市场的息市的鼓声响起来,还没有看到张麻子的身影,有一个门下贼曹不耐烦了,道:“书佐,这张麻子是不是得到风声逃跑了?”  魏相道:“应该不可能吧,再等等看。 ”  快到天黑的时候,远远的看到有两个人挑着担子走了过来。 其中有一个人,脸上长着麻子,不用多问,这人就是张麻子。   魏相发出了一个手势,所有的门下贼曹从不同的角度包抄了过去。   魏相喊了一声:“张麻子!”那人怔了一下,发觉不对,便企图逃跑,立刻被几个门下贼曹死死地摁倒在地。

另外的一个人见势不妙,也打算逃跑,一样的,被魏相带去的人抓住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为什么抓我?”张麻子挣扎道。

  “为什么抓你,你还不清楚吗?”魏相道,“给我搜!”  两个门下贼曹在他们两个人的担子里面,发现了没有卖出去的咸鱼和盐。   “你这卖的是什么?”魏相道。

  “我卖咸鱼,这也犯法吗?”张麻子还企图蒙混过关。   “你卖咸鱼我管不着你,但是你卖私盐我就管得着了!现在人赃俱获,你还有什么好说的?”魏相道:“我看你还是从实招了,免得受皮肉之苦。

说,你们的这些盐是从哪里来的?仓库又在哪里?”  张麻子一看瞒不过去了,只好认罪,“官爷,饶命啊!我全都说。

我说了能免我死罪吗?”  魏相道:“这就要看你的表现了,你要是能把其他人都供出来,戴罪立功的话,我们徐县令会考虑的。

”  张麻子连声道,“好,我一定如实说。 我现在就带你们去我的仓库里。 ”  张麻子乖乖地带他们来到自己的仓库里,那里果然还有没有卖出去的盐和咸鱼。   魏相问道:“你们这些货是从哪里来的?”  张麻子答道:“我的货都是从陆爷那里来的。

”  魏相问道:“哪个陆爷?”  张麻子答道:“我只知道大家都叫他陆爷,以前是响马堡的一名山贼,帮大当家草上飞做事的。

响马堡散了之后,他就领着我们干起了这个行当。

起初只是小打小闹的,三个月前,他就说要领着我们干大的。

”  魏相问道:“他人呢,住在哪里?快带我们去找他。

”  张麻子答道:“官爷,他现在不在家的。

我们上次进了盐之后,卖的很快的。 陆爷见销得不错,就去齐地进货去了。

”。   魏相问道:“又去进货去了?你可说的是实话?”  张麻子答道:“官爷,我说的句句是实。

我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的吗?”Ps:书友们,我是长兴村长,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

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