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儿童文学

第二百七十五回 合力破门沧狼行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9136人围观
简介 这是一个三丈见方的洞穴,四周都是花岗岩砌成的石壁,李沧行的正前方有一道石门,紧紧地锁着,看起来重逾千斤,李沧行试着拍过石门,却发现这扇门严丝合缝,根本无法直接打开。 李沧行心中暗暗叫苦,

第二百七十五回 合力破门沧狼行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三丈见方的洞穴,四周都是花岗岩砌成的石壁,李沧行的正前方有一道石门,紧紧地锁着,看起来重逾千斤,李沧行试着拍过石门,却发现这扇门严丝合缝,根本无法直接打开。 李沧行心中暗暗叫苦,在这封闭的石室内,一边的地上还躺了一个不知道会不会跟自己以命相搏的倭寇,而另一边的石门却是没有任何能打开的迹象,自己身上没有粮食,又受了伤,难不成真正要困死在这不知名的鬼地方吗?李沧行想到这里,又仔细搜索了一遍石洞的四周,敲击了几乎每寸石壁,却发现后面都是实墙,并没有夹层或者暗室之类,看起来唯一的出口就是那扇门,而自己现在对此没有任何办法,不由得一阵心灰意冷。 李沧行颓然地坐了下来,却听到后面的那个倭寇在说:“阿力阿多。

”他转过头,只见柳生雄霸已经坐起了身,脸色看起来比刚才红润了一些,却仍然是白得可怕,可是双眼之中还是神光内敛,却不象在地面打斗时那样杀气十足,甚至从他的表情上看,多少有些感激。 李沧行知道他是在谢自己,点了点头,又指了指那扇石门,双手一摊,做出一副无奈的表情,告诉他想要离开此处,唯一的办法就是打开那扇门,而自己却看不出有什么能离开的办法。

柳生雄霸站起身来,他看了一眼李沧行放得远远的自己那两把刀,微微一笑,也不去捡,而是上前几步,走到了那门前,仔细地看起石门来。

柳生雄霸看了一会儿石门,又运气在手,摸了摸大门,随着他的动作。 一层石屑灰尘应手而落,而石门上也显出一行字来。

李沧行刚才对这石门的探察没有这么仔细,更不象柳生雄霸这样以内力在手强行地刮开石门的表层,这下惊喜交加,连忙上前看了那行字,只见石门上如走龙蛇地写道:“力强者可开此门。

”还没等李沧行反应过来,柳生雄霸已经仰天哈哈一笑,转身走向他的那两把刀,李沧行突然想到此人能写汉字,刚才又显然能看懂那行汉字。

也许自己可以和他手谈。

想到这里。 李沧行连忙回身小跑了几步,拦在那柳生雄霸面前,说道:“柳生先生且慢,此事只怕有诈。

”柳生雄霸看着李沧行。

一脸的茫然,摇了摇头,又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和嘴巴,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听不懂李沧行的话。 李沧行弯下腰来,运气于指,在地上写起字来,这里土质松软,要写字很方便。

李沧行不用兵刃就可以在地上书写:“识汉字否?”他很放心地把后背的空当让给了这个倭寇,因为他很确定,这个倭寇不会杀他,至少是现在不会。 柳生雄霸看了地上的李沧行一眼,也蹲了下来。 写道:“可。 ”李沧行长出一口气,终于找到了一个和现在这个倭寇交流的办法了,他继续写道:“我们齐心,冲出山洞。

”柳生雄霸点了点头,写道:“协力,可。

”李沧行看了一眼柳生雄霸,他的脸色依然苍白,虽然伤处已经止了血,但随着脸部肌肉的抽动,仍然会有些血丝渗出,他又想到门上的字是说力强者可开此门,而柳生雄霸现在这个样子,只怕发挥不了平时的一半功力,能不能开此门还要打个大大的问号。 李沧行低头写道:“你的伤,严重吗?”柳生雄霸看了看,脸色微微一变,似乎没有完全看懂这几个字,他抬起头,指了指自己脸上的那道伤痕,写道:“无妨。

”李沧行觉得还是不太对劲,又从怀里摸出了一颗九花玉露丸,递给柳生雄霸,柳生雄霸知道这是疗伤妙药,也不推辞,直接张口就吞下。

吃下药后,柳生雄霸看起来气色又好了一些,连嘴唇也恢复了一些血色,他拍子拍李沧行的肩头,在地上写道:“回复先,力攻后。

”李沧行能看出他的意思,点了点头,两人同时盘膝坐下,各自运起内功来,李沧行在地面上的那一番恶斗,消耗不小,又被捅了一刀,开始运气的时候总觉得内息不畅,内力也不足平时的六成,吃了两颗九花玉露丸后,才感觉好了不少,功行两个周天后,全身已经打通的经脉和穴中,内息的流转又重新流畅起来。

李沧行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从地上一跃而起,却发现柳生雄霸已经站在那大门前,腰里别上了他的长短两把刀,而自己的紫电剑则被插入了剑鞘之中,放在角落里。

李沧行上前捡起了紫电剑,走到柳生雄霸的身边,只见他扭头对着自己微微一笑,向地上一指,那里赫然写着三个大字:“协力攻!”李沧行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抽出紫电剑,摆开了发力的架势,那柳生雄霸却摇了摇头,伸出脚把地上的字一抹,继续写道:“掌用,剑否,力攻。 ”李沧行看明白了,他是说自己的剑法以刺击和速度为主,力量上并不是很大,而自己的那屠龙掌法却是威力十足,比剑法的力量要大出许多,既然这门上写了力攻二字,那显然就是用自己力量大的一门功夫。

这柳生雄霸与自己交过手,知道自己的武功底细,现在二人在这密洞里无水无粮,再往后的力量只会越来越弱,如果不趁着这次的机会联手将石门打开,那真的会一辈子困死在这里。

于是李沧行把紫电剑向地上一插,摆开了屠龙十巴掌的架式,左腿微屈,扎下马步,屏气凝神,而双手则握起拳,放到自己的腰间,一股暖气开始从丹田慢慢地生成,气游八脉,一下子走遍了李沧行的全身。 李沧行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成败都在这一掌,他感觉身边的柳生雄霸也是和自己一样,气息在不断地增长,就象刚才和自己比武时,那种在峙渊岳停的状态下真气的增长一样,但那一下睁开眼时的杀气暴增,仍然让李沧行印象深刻,成败就在这一下的暴发,而自己的这一招暴龙之悔,也是同样的毕其功于一掌。 李沧行身上的衣服已经鼓成了一个气球,整个人的周身都是蓝色的气息笼罩,一边的柳生雄霸也是周身白色的雾气萦绕,一人一刀全都被这层雾状的白色所掩盖,隔着白气只能隐隐地看到他双手举刀过顶,而洞穴内的墙壁也被这二人的真气激荡,墙上的火把火光摇曳,连空气也快要凝固了。 倏地,柳生雄霸睁开双眼,神光四射,整个人的杀气一下子暴涨,而周身的那白色真气也一下子浓重了许多,李沧行也在瞬间感受到了他的这一变化,同样睁开双眼,全身的气息如滚滚大江一样刹那间暴发。 两人不约而同地大吼了一声,柳生雄霸的倭刀从头上直接斩下,一道震天裂地的刀气从刀尖直贯而出,地上瞬间出现了一道又深又急的刀痕,直扑向四尺外的那扇石门。 与此同时,李沧行的暴龙之悔也同时出手,龙吟之声伴随着滚滚的蓝色真气,凌厉的掌风混合着地上的尘土,瞬间形成了一道黑色的龙卷,就象一只张牙舞爪的黑龙,向着那道石门喷涌而去。

李沧行这一下在暴龙之悔上完全没有留力,现在不是与人对决,不用考虑对手反击之事,掌力滚滚而去,如滔滔大浪,会合着柳生雄霸那道无坚不摧的刀气,“嘭”地一下,击中了那道石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