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儿童文学

百姓故事:“钢铁”队长

本站2019-06-20120人围观
简介 一纸诊断“钢铁”大队长患了癌1米87的个头,超过180斤的大个子,在北碚所里,自带强大气场的王裕见是公认的“钢铁”大队长。 “他的身体仿佛是铁打的,哪个民警有事请假,或者生病发烧值不了班

百姓故事:“钢铁”队长

一纸诊断“钢铁”大队长患了癌1米87的个头,超过180斤的大个子,在北碚所里,自带强大气场的王裕见是公认的“钢铁”大队长。

“他的身体仿佛是铁打的,哪个民警有事请假,或者生病发烧值不了班,经常都是队长在帮着连轴转。

”在戒毒民警赵耀的记忆里,曾经有下属民警生病请假,导致人手不够。 患癌还在恢复期的王裕见二话没说,主动代替值班十几个小时,从早上值班到深夜。

重庆北碚强制隔离戒毒所有些特殊。

它是全国首家正处级建制的艾滋病戒毒专管场所,重庆其他戒毒所如果检测发现吸毒人员艾滋病呈阳性,就会把人送到这里。

2008年,王裕见来到了北碚所。 由于工作踏实出色,王裕见很快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就在王裕见戒毒工作干得风风火火的时候,“死神的脚印”却悄然而至,一场生死时速也就此展开。 肺癌确诊后,王裕见接受了长达7个小时的左下肺切除手术。 考虑到王裕见刚做完手术,且患癌后人体免疫力会降低,单位打算将他调离这个“危险”的岗位,却被王裕见婉言谢绝。

出院后回家仅休息了3天,他就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一边坚持上班,一边坚持治疗。 有刚来的戒毒人员不服管教,王裕见赶去进行了半个多小时的思想教育。 严厉的语气,强大的气场,让戒毒人员很快服了软。

然而就在戒毒人员被带出训话室的一瞬间,王裕见迅速捂住了自己的术后伤口处,豆大的汗水从额头上滴了下来。 原来,早在谈话开始几分钟后,王裕见的手术伤口便开始作痛,一直靠意志强撑着。 民警赶紧把他扶到办公室,一把药吃下后,王裕见的脸色才慢慢缓了过来。

看着大家欲言又止的神情,王裕见反而安慰起了大家:“大家放心,‘钢铁’队长的身体哪里是这么容易倒下的。 ”就是这种不服输的精神,让“钢铁”队长这个名号喊得更响了。

对症下药艾滋戒毒人员们的守望者王裕见说,在北碚所,第一个要学会的就是尊重。

因为身患艾滋病,这里的戒毒人员,比寻常戒毒人员更加敏感、脆弱、多疑、自卑。 他们渴望与别人建立一种平等的交往关系,却又会用冷漠的神情来掩盖;他们很难去相信别人,却又希望有人再去相信他们。 “你真的觉得我还有救吗?”“他们都怕我,你为什么不怕?”“你觉得我们是平等的吗?”……这些,都是在北碚所的戒毒人员问过的问题。

王裕见要做的,就是针对每个人不同的性格开出不同的“药方”,让自以为已经身处沟渠的艾滋病戒毒人员,抬头望到星空。

阿伟今年58岁,这是他第二次进北碚所了。

“其实像我这样的人,日子是过一天算一天。 我一直觉得,如果我死了,还会给社会减轻个负担,但是偏偏王队不这么觉得。

”因为长期的吸毒,阿伟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更大一些,他将双腿盘曲坐在了小凳子上,开始了与记者的对话。 2015年,阿伟刚来时,是北碚所最难管教的人员之一。 阿伟没有文化,他认为艾滋病是治不好的“绝症”,行事便肆无忌惮了起来。 他顶撞戒毒民警,挑衅别的戒毒人员,与别人作对,似乎已经变成了他的乐趣。 “然后王队就来了,他那个时候做完化疗没多久,头发都没得了,口罩也没戴就来找我了。

我当时还在想,他是真的不怕死。

”回忆起与王裕见的初见,阿伟历历在目。 那天的王裕见很温和,与阿伟坐得很近,问他有没有想过两年强制期结束后想干什么。

王裕见真诚的眼神让阿伟有了一瞬间的触动。 这一次他没有顶撞回去,第一次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 “我得了这个病,又吸毒,早晚是要死的,哪里有什么以后。 ”阿伟的眼神很复杂,话语中已经有了几分自我放弃的意思。 “你晓得我有肺癌噻,差点也死了。 现在也不晓得哪天会死,所以我懂你的意思。

”王裕见笑得很轻松,他毫不避讳地跟阿伟讲述了自己的病情,“但是开心一天是一天。 我还想向天再借二十年,毕竟我还是很喜欢这身警服,没有当够。

啷个样嘛,不然相信我,好好改造,我肯定是不得放弃你的。 ”怎么会有这样的戒毒民警。

王裕见的这番话,阿伟到现在都能完整背出来。 警察的话,要不要听,万一只是权宜之计骗他的怎么办?当天晚上,阿伟失眠了。 让阿伟真正做出决定的是另一件事。

因为吸食海洛因,有位戒毒人员静脉曲张严重导致了血管爆裂,血流如注。 事出紧急,阿伟当时就在一个角落静静地看着,看看有哪个,敢来救这个流血的艾滋病戒毒人员。 脚步声由远及近,阿伟看到了第一时间跑来的王裕见。

因为疾跑,还在康复期的王裕见脸色很不好。 他戴着一副匆忙找来的手套,招呼了三个民警就把人员抬上了救护车,送往山下的医院。

这之后,阿伟选择了相信王裕见。 “平时我们做错事情,他比哪个都骂的凶,但是我们有事,每次又是他第一个冲到前头。 我感觉到了平等和尊重,这个对我们来说很宝贵。 ”阿伟之后再也没有顶撞过任何一个人,他收起了自己的暴躁,因为他相信那个“钢铁”大队长的话,他不会放弃他。

“你怎么对人,别人怎么对你,这个道理在北碚所一样的存在。 艾滋病戒毒人员,也是人。 其实好多人都是纸老虎,他们觉得被社会放弃了才会变成刺头。 只要找对方法,真诚的去做,他们会明白这一番苦心的。

”王裕见说,在北碚所,没有一个人会被放弃。 字字千钧珍爱生命远离毒品参与戒毒工作的16年里,王裕见看着成千上万的戒毒人员从戒毒所的大门进来又出去。

有人成功,也有人失败了。 王裕见的心里,有一份名单,上面写满了戒毒期满人员的名字。 有的名字,被打上了叉。

在北碚所,两年强制隔离戒毒期满后,便会由4名民警护送回家,交到他们的家人手中。

王裕见护送过一名戒毒人员,叫小禹。 护送回家那天,小禹一直望着窗外,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这外面的世界了。 “我后悔了。

”小禹忽然说。

小禹原本有一个圆满的人生。

他是家中独子,家境富裕,成绩优异,一路顺风顺水。 小禹从没让父母失望过,直到他接触了毒品。 王裕见记得,小禹来到北碚所不久后,小禹父母来看过他。

两个老人互相搀扶来到了这里,看着消瘦的儿子,最先忍不住的还是一向疼爱儿子的母亲。 那个严肃的父亲就站在身后,恨铁不成钢地转过身,眼睛也偷偷红了。 之后,两位老人再也没来过。 听说是身体不太好了。

这样的家庭,在北碚所还有很多。

探视的有怀孕8个月的妻子,有在爷爷奶奶陪伴下4岁的孩子,更多的,就是像小禹父母这样,年事已高的老人。 每当看到这样的场景,王裕见和同事都很唏嘘。

“但是也没有办法,一个人做错了事,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 吸毒的代价真的很大。

”王裕见说。

戒毒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如果把戒烟瘾做一个基础,乘以3000倍,就是戒毒的难度。 ”王裕见说,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的语气渐渐低沉了下来,“所以很多人都失败了。

我能做的,就是告诉每一个人,千万不要尝试去接触毒品,没有一个人是不后悔的。

”采访最后,那句俗套的劝诫王裕见一定要再说一遍: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8个字,字字千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