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儿童文学

学者:用起来才是对文物最好的保护

本站2019-07-123人围观
简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齐征 “全国766722处不可移动文物,不可能全部由政府保护和开放。 谁来出钱修缮?丧失了原有功能的古建筑腾退、修缮后,又该如何利用?”近日,在北京文化遗

学者:用起来才是对文物最好的保护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齐征   “全国766722处不可移动文物,不可能全部由政府保护和开放。 谁来出钱修缮?丧失了原有功能的古建筑腾退、修缮后,又该如何利用?”近日,在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和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中国世界文化遗产中心共同举办的媒体沙龙“遗产之桥”上,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副研究员燕海鸣表示:“应该允许社会资金在投入保护文物的同时,享有一定期限的使用权和经营权,进行‘适应性再利用’,即在不破坏文物建筑的原则上,允许改变原有用途,选择合理方案,为其再度找到吸引人的功能。 ”  今年5月15日,安徽凤阳明中都皇故城东华门维修工程被微博网友曝出其维修队资质不佳,现场工人有出售城砖之嫌;3月19日,曝出明十三陵思陵烛台被盗案,文物丢失1年有余却没有被上报,这些事件,无不显示出封闭状态下的不可移动文物保护工作困难重重。

  “在凤阳明中都皇故城整个遗址公园的规划、设计、建设、施工过程中,各项方案均按照规定报呈国家文物局审定批准后实施。 但安徽省文物局随后发布的情况说明中承认,工程存在施工操作不够规范,施工管理不够严格,监理不到位的问题。 ”燕海鸣说,“明十三陵思陵烛台被盗案经国家文物局核实,2016年6月24日19时许,思陵一名护陵员在巡查时,发现一对石烛台被盗。

而经公安机关调查后发现,文物准确的被盗时间是2016年4月。

也就是说,在时隔两个月后,护陵员才发现烛台被盗。

”  确认文物被盗后,十三陵特区办事处没有报告上级文物主管部门,没有报请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理由是,发现烛台被盗时,正是国家旅游局对十三陵景区整改后的复评时期,如果被盗一事公布,可能会面临包括“5A被摘牌”等风险。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长城保护工程项目管理组张依萌在沙龙中也分享了他研究领域的一些见闻:“长城是我国著名的文化遗产,但很少有人知道长城的总长度是公里,其中60%是夯土质地的,砖砌的有370公里长,石砌的占1/5,还有一部分汉代长城由红柳、沙土等堆成,而为我们所熟悉和骄傲的世界遗产只有山海关、嘉峪关和八达岭长城3处。 ”张依萌说,很多长城遗迹只能在空中航拍方能看出形迹。

“在我国15个省份的404个区县境内,有长城遗存43721处,其中文物保护单位有200余个,覆盖85%以上长城点段。

”如此之长的线路,让长城文保工作异常艰难。

2005年~2016年,长城破坏案件违法主体有71%是法人,这也让各地文物局基层工作人员面临很大的工作压力。   如何保护好我们为数众多的不可移动文物,让“深闺”中的古建筑焕发光彩,重获生机,可以做的事其实很多。

  燕海鸣分享了他收集整理的智珠寺案例(部分内容引自崔金泽的《北京智珠寺保护利用状况再调查》和张帆的《北京智珠寺改造,是“高档会所”还是文物修缮典范?》)。 2014年12月,媒体的一篇报道将北京智珠寺推上风口浪尖。

报道称,“在智珠寺西南角的院内,一家高档西餐厅开设了多间高档客房,房价最低每晚2000元。 ”实际上,2012年,智珠寺修缮工程荣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发的亚太地区文物保护工程年度范例奖。

“东景缘”团队早在2008年就着手对智珠寺前半部分行维修,其维修力求最大限度保存历史信息。 亚太地区文物保护工程年度范例奖的评奖词写道:“智珠寺,这座公元17世纪晚期北京的宏伟寺庙建筑群,经全面修缮,愈发显示出其丰富的历史积淀,令世人传颂景仰。 修缮前,院内古建破败不堪,淹没在与其格格不入的新建筑中。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这项由私人部门发起的浩大工程始终坚持尊重古建本身各方面的历史价值与建筑成就。

参与其中的工匠和画师以其专业技能高质量地完成了180块木制彩绘天花板的修复工作。 如今,修缮后的寺庙建筑群以全新面貌回归公众视野,并有了一项新功能,就是举办各类文化盛事和活动。 ”  “这家西餐厅面向所有顾客开放。 文保范围内无明火烹饪,文物建筑内无就餐活动。 画廊常年举办免费的艺术展。

被当作多功能厅使用的都纲殿也经常举办小型音乐会和舞蹈演出。

在用餐高峰期或者包场时间段以外,公众即便不就餐、不住宿,也可以进入寺内参观。

”燕海鸣说。   国外,古建筑转换功能,重新开发利用的案例也比较多。 据燕海鸣介绍,荷兰的马斯特里赫特-天堂书店,其前身为始建于1294年的多米尼加教堂,1794年教堂人士被迫离开之后,它曾作为仓库、档案馆,甚至大型自行车停车场,现为Selexyz的一家连锁书店。 建于1824年的波尔多当代视觉艺术中心,最初作为法国殖民地农产品仓库,1984年成为波尔多当代视觉艺术中心,拥有11个展厅,屋顶设书店和咖啡馆。   “我们不建议对利用文物建筑进行商业经营活动的行为进行简单的是或否的评价。

而要看其是否违法,规划设计是否合理,是否破坏了文物,政府审批流程是否合规,政府是否监管,其经营收入是否用于文物保护。

”燕海鸣说。

  2017年1月4日,国家文物局公布的《古建筑开放导则(征求意见稿)》第十五条提出,应综合考虑古建筑的文物价值、重要性、敏感度、社会影响力、原功能、游客承载量、空间潜力、区位交通条件、周边自然与人文环境等情况,科学确定延续原功能、部分保留原功能、赋予新功能。

  燕海鸣始终认为,文物用起来才是最好的保护。

来源:中国青年报责任编辑:虞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