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儿童文学

【治国理政新实践·重庆篇】“悬崖天路”让双坪村一夜成网红

本站2019-06-07127人围观
简介 悬崖天路。 刘康 摄 一个名叫双坪村的村子,忽然火了。 23日、24日,《人民日报》一位记者到村里蹲点采访发回的报道,使双坪村的悬崖天路一夜成网红。 双坪村地处

【治国理政新实践·重庆篇】“悬崖天路”让双坪村一夜成网红

  悬崖天路。

刘康 摄  一个名叫双坪村的村子,忽然火了。

  23日、24日,《人民日报》一位记者到村里蹲点采访发回的报道,使双坪村的悬崖天路一夜成网红。

  双坪村地处大山深处海拔1500米的开州区满月乡,曾因交通闭塞,进出村只能靠沿山修建的一条木梯连结的羊肠小道通行,被称为木梯上的村庄。

近年来,在当地党委政府的支持下,该村新老支书带领村民,在峭壁上硬生生凿出一条悬崖天路。 双坪村人因悬崖天路走上了一条脱贫致富的康庄大道。   一条乡村路的变迁  今年41岁的李隆文,家住在海拔1500多米的双坪村5组高山上。 20年前,他想下山,要先穿过崎岖的山间小道直到崖边,再从几十步高的梯子爬下。

全程下来,需耗费近3个小时。

这还算快的,年长的村民需要半天时间。

  最糟糕的是,每年11月至次年2月,双坪村都会大雪封山。

这4个月,村子几乎变成一座孤岛。   由于交通闭塞,村民很难发展农副产业,导致双坪村长期戴着贫困村的帽子。   要致富,先修路!1997年,时任双坪村村支书的凌瑞元向村民们表达了在悬崖凿路的想法。   村民凌发轩率先响应老支书的提议,发动村民人均出资1500元修路。   公路修建涉及村里三个村民小组,不管如何规划,其中有一段路必须要在悬崖峭壁上凿出。 这无异于修一条天路。

  懂工程修建的村民凌发全自告奋勇,主动要求担任施工员。 在他的带领下,10名村民夜以继日地在悬崖峭壁上施工了一年,终于在2000年10月,将这条595米的悬崖天路打通。   后来,新任村支书凌发坤上任,决定硬化这条天路。

几年前,通过当地政府出资、社会筹资等方式,悬崖天路实现了硬化升级,变成了双坪村人的景观路、发展路、致富路。   一个创业者的见证  村里的特产运得出去,外面的物资运得进来,双坪村村民摆脱了靠天吃饭的命运,越来越多的村民走出大山,到外面的世界去闯荡。

  随着悬崖天路建成,不少在外闯荡的人回到村子里创业,带领村民增收致富。   村民李隆文就是其中的一个。

2008年,在外打工的李隆文回到满月乡,在场镇上开办了一家套装门市,年收入上百万元。

2010年的一天,李隆文回到老家,发现他家周围的地都荒芜了,决定利用荒地发展种植业。   说干就干,李隆文从村民手中流转了50多亩土地,搞起了蔬菜基地,当年就有了很好的效益。   在蔬菜基地搞得红红火火之时,李隆文发现中药材种植也有很好的市场前景,而双坪村又适合种植中药材。 2014年,他开办了一家股份制合作社,与20多户村民签订了300多亩土地的流转合同,其中近200亩土地用于种植中药材。   如今,合作社里有110多亩的厚朴树林,林下种着大黄,另外还有40多亩的木香、30多亩的桔梗。

  对于一些不愿流转土地的村民,合作社则为他们提供树苗、种子、种植技术、销售渠道等,最后按产量分成。   这仅仅是双坪村依托悬崖天路发展种植业的一个缩影近年来,当地结合优势资源发展起以黄连、厚朴等中药材为主的种植基地8000多亩,每年带动2000多名村民人均增收2000元。

  一个贫困户的期待  咩咩咩……的合唱声越来越近,30米、20米、10米……近了,近了,合唱队亮相了,原是一群山羊唱着歌归队,它们一边慢慢悠悠地哼着歌,一边沿着山间小路回羊圈。   头戴红色围巾,手拿细长树枝的牧羊人出现了,她是王行双的妻子邓帮艳。

她挥舞着树枝将羊赶到一小屋外,门还未开、羊也未进屋,只听见屋内传来短且细的咩咩声。

打开小屋,两只小羊羔正摇着短短的尾巴、一颤一颤地走向母羊的肚子下,后腿一蹬、前腿撑地、头一昂便享受大餐。 她(邓帮艳)是精神病患者,只能放放羊,干不了农活。

王行双有些无奈地说。   今年28岁的邓帮艳是满月乡双坪村村民,3年前确诊为精神病患者。

当时听到医生说她是精神病人,我一下就懵了。

邓帮艳的丈夫王行双说,没有确诊前,以为得了癫痫病,家里所有的积蓄都拿出来给妻子做检查、治疗,但瘫痪在床的父亲和患病的母亲都需要人照顾,孩子得上学,一人挣钱一大家人花,几年间自己就欠了一屁股的债,还落了一身的病。

2016年,邓帮艳一家被纳入因病、因学贫困户。

  前几天,袁医生专程把我接到医院,免费为我检查身体,给我治病。 王行双的母亲患有多种疾病,区中医院医生袁尚奎既是王行双一家的帮扶责任人,也是他们的家庭医生。 现在有了大病医疗保险,单次自付费用超过3000元的,还可以享受救助,而且在乡卫生院看病要花的药费、生活费都给免了。

真是没啥后顾之忧。 王行双说。   邓帮艳所在双坪村是满月乡的三个贫困村之一,当地因病致贫返贫问题比较突出。 我负责帮扶的几个贫困户家庭,就有好几个患了慢性病的村民,家里得长期掏钱治疗,这种情况最容易致贫、返贫。 双坪村第一书记张晓华说,对于这样的贫困户,乡政府主要采取两条腿走路:一是输血,争取大病救助、低保等政策扶持;二是造血,鼓励贫困户自力更生,发展产业。

  这两只小羊羔是刚出生的。 王行双高兴地说,母羊是政府1月份扶持给他的。

他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收获会越来越多,实现脱贫的目标就会越来越近。   王行双介绍说,这群山羊共10只,都是政府扶持的;除了山羊,政府还给他扶持了2头猪、100只鸡以及帮助他全家缴了新农合费用。 他说,乡村扶贫干部设身处地帮出主意、想办法,指导帮助他如何致富。 他高兴地说,我对脱贫充满了期待。

  一个贫困村的嬗变  作为交通要道的悬崖天路,也为双坪村发展旅游业带来了希望。

  近年来,在开州区政府和满月乡大力支持下,该村开发出悬崖天路、石林、神龙洞等多种旅游资源,乡村特色旅游逐渐火热起来。   村民凌发轩瞅准商机,率先在村子里开了一家农家乐,取名山歌王子农家乐,其最大的特色是,游客可以一边欣赏农家美景品尝农家美食,一边听到他最纯正的山歌。

  天气渐热,来我这儿避暑的游客会越来越多。 凌发轩说,去年他家靠农家乐赚了近20万元。 自从今年4月他上了央视星光大道后,市内外不少地方邀请他唱歌,农家乐生意也越来越好,近几天前来旅游的客人比以前增加了一倍。   与凌发轩一墙之隔的凌发全,则正在加紧装修农家乐房屋。   要赶在城里人来乘凉之前装修好房屋,等待客人入住。 提及自家农家乐的未来,他充满期待。   据介绍,目前双坪村已发展起了农村家庭农场4家、星级农家乐2家。

这些家庭农场和农家乐,年收入至少在两万元以上,有的甚至超过7万元。   《妈妈还在山头》是四川音乐学院教授陈万专为母亲创作的一首歌曲。

这位从悬崖天路走出的第一个大学生,在音乐界小有名气。   为了让更多人知道我的家乡,我将于近期创作一首关于满月乡的歌曲,为家乡悬崖天路代言。

陈万说,他想通过自己创作的歌曲,让全国更多人了解在重庆开州区满月乡有这么一个世外桃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