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儿童文学

《澎湃新闻网》:狮城辩论赛教练、复旦大学教授俞吾金走了

本站2019-06-10121人围观
简介 月日晨时离世,享年岁。 级学生郝鹏最遗憾的是,从俞老师月动手术后昏迷跟师兄弟们轮流陪夜,老师虽偶有短暂清醒,但他们之间几乎没有只言片语的交流。 级学生阮凯则说,“常常在深夜里听到俞

《澎湃新闻网》:狮城辩论赛教练、复旦大学教授俞吾金走了

月日晨时离世,享年岁。

级学生郝鹏最遗憾的是,从俞老师月动手术后昏迷跟师兄弟们轮流陪夜,老师虽偶有短暂清醒,但他们之间几乎没有只言片语的交流。 级学生阮凯则说,“常常在深夜里听到俞老师念念有词,比如有次听到是康德的语句,他几乎把学术当做生命。 ”)采访了他的学生、同事、同学,他们几乎不约而同地说他是一位睿智、温雅的学者。

澎湃新闻记者也试图从他们讲述的细节中拼凑出一个真实的俞吾金。 楼,俞吾金曾经的办公室,已被设成灵堂,陆续有学生前来悼念。

年出生的俞吾金曾笑称自己是“年的高中生,年的大学生”。

中间横断的“文革”时期,他则做过安装工人、工厂宣传文员。 年高中毕业后,他本打算考医科大学,以尽早在经济上独立,为父母分忧解难,但当年“文革”爆发,他于是在年被分配到上海电力建设公司工作,做安装工人。

先到四川渡口攀枝花参加当地发电厂建设,一年以后又回上海。

后来又相继参加了高桥热电厂、江苏的望亭发电站和金山发电站等电力工程的建设。

他在上海电力建设公司先后工作了年,前、年是在一线当安装工人,后来因为俞吾金的文学功底比较好,喜欢写作,就被调到宣传部门搞宣传工作。 高考招生制度恢复后的年,他才考入了复旦大学哲学系。 出头的俞吾金有一次右手工伤,在家休息了个月,当时他在离家很近的上海图书馆通读了《马克思恩格斯全集》,还作了许多笔记,非常佩服马克思百科全书般的知识积累。 年工人后,被抽调到公司的宣传部门工作,有机会阅读更多的哲学著作,从而进一步引发了他对哲学的兴趣。 年度全国图书评比“金钥匙奖”。 月,在新加坡首届国际华语大专辩论赛上,复旦大学队名辩手姜丰、季翔、严嘉、蒋昌建亮相,舌战群儒,连克三城,举世轰动。 这名复旦青年成为当时许多人心目中的偶像,至今仍是“后”、“后”一段共同的青春记忆。

俞吾金是当年这场“狮城舌战”的教练兼领队,参与了复旦辩论“梦之队”的召集、训练和比赛的整个过程。

岁的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陈卫平教授回忆跟俞吾金多年的交往,他认为俞吾金是一个难得的把理性和激情统一起来的人,常会开掘人们习以为常、熟视无睹的东西。 “比如马克思哲学有学界公认的三个来源,而俞吾金就质疑,应该有第四个来源……”俞吾金坚持每个学期为复旦的本科生开课:一门是《哲学导论》,另一门是康德的《康德纯粹理性批判精读》。 级的学生华沁欣说,俞老师提及“动物园”这个概念,他认为人作为一种动物事实上也应该成为动物园里展示的一个品种,俞老师还提及在国外确实有人自愿被关进动物园的橱窗、笼子被展示。

“我想他想强调的是让我们从习惯性的误用和误解中有所觉醒,养成一种思维方式。 ”俞老师写了一句话‘张三是李四的粉丝’,问我们:这句话对不对?大家面面相觑。 俞老师解释道:英语单词‘’的复数是‘’,而汉语中的‘粉丝’正是‘’的谐音,张三在人称上却是单数。

因此不能说‘张三是李四的粉丝’,而应该说‘张三是李四的粉’,或者‘张三是李四的粉丝之一’。

随后,俞老师又从哲学角度说:德国哲学家黑格尔说过‘熟知非真知’。

也就是说,你熟悉的东西并不一定就是你真正知道的东西。 ”岁时写下未全部发表的《耳顺之年话人生》一文,文中回忆了自己五六岁落井溺水的情景,“我在水中挣扎了一会,终于抓住了井壁上的石块,使自己的上半身浮出了水面。

我开始高声喊救命……”姐姐碰巧走出门听到深井处的隐约呼叫声。 生与死的体验,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情感,成了在俞吾金生命里独特的体验。